海外留守记丨我很烦躁,却不知道压力源在哪里

6649

早上醒来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爬起身来打开窗帘,大大的玻璃窗外飘落着雪花。

今天我起得出乎意料地晚,愣愣地想着:昨晚睡的真舒服。自己的压力似乎在变小。

这是四月中旬,本该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留学的城市下雪了。

当地时间4月12日,提醒人们保持“社交距离”的标识张贴在美国旧金山海边一条步道旁。(中新社记者 刘关关 摄)

 

我寄宿在一所给国际小学生提供全程托管(Total-Care)的威斯康星国际学院,就读于碧岳十一高中,今年11年级。

疫情刚暴发的时候,我身边的每个人就自觉戴上了口罩、勤洗手、减少出门。

两个月过去了,排除万难,国内的形势慢慢好起来了,但疫情却开始在海外蔓延。

三月中旬,国外慢慢严重起来的疫情让我有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总会下意识的查询回国的机票与回到国内时隔离的流程。这好似已经成为了我每天最重要的事情。

当地时间4月12日,两位戴口罩的市民走过纽约时代广场美国国旗灯箱。(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这段日子,我每天到凌晨四五点才能睡着。我很烦躁,而我自己却没察觉到这个压力真正来源于哪里。自发地觉得就是因为我每天都失眠所以非常崩溃,所有能想的办法都已经试过了,但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甚至褪黑素也不能帮助我入睡。

当有一天我在和父母视频时我的妈妈问到:“会不会和你们那边的疫情相关?因为越来越严重了,但是明面上你一直觉得你没想这些可是潜意识里面会有压力?”我第一反应是说没有,但是我愣住了。真的没有吗?

当地时间4月12日,西方传统节日复活节,一位市民身穿防护服、头戴防护面罩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装扮成复活节兔。(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我想到自己每天都有下意识的关注回国的机票。那时候我知道,这还得自己想办法调节。我决定塞满自己生活的同时也有意识的阻止自己查询相关的任何信息。

而美国患病人数开始一天天的疯狂上涨,十万,二十万,三十万,甚至到现在的六十多万人。

当地时间4月12日,西方传统节日复活节,纽约曼哈顿一位男士身着西服遛狗。(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刚开始被感染的人数稀少,我还自发地去查询每日增长,可现在我根本不需要去关注每日增加人数,因为每天无聊时翻朋友圈总能看到别人发的今日新数据。

这数据告诉我,未来可能会有一段的不自由的时光,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因为莎士比亚曾经说过: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毕竟冬天已然过去,春暖花开的日子也不会太过遥远。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