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 | 朱永彪:美国撤出后,阿富汗政局前景如何?

5416

(来源:中国新闻网)短短10天时间,被称为“亚欧十字路口”的阿富汗局势风云突变,塔利班时隔20年重新掌握政权。战乱、难民、外国驻军、恐怖组织等如乌云般笼罩在阿富汗上空,内忧外患错综交织。

  从历史上看,是什么造成了阿富汗如今的局面?塔利班如何在阿富汗崛起?未来阿富汗政局前景将如何?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进行深度解读。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美国加速撤军损害“队友”信任

  中新社记者:美国加速撤军隐藏着其对阿富汗政策怎样的调整与布局?会否引起美国国内的政治危机?

  朱永彪:首先,美国加速撤军和其整个国际战略调整有很大关系,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公开文件可以看到,美国认为阿富汗对国家安全已不太重要,同时认为中俄成为其主要竞争对手。这也是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政府都一再想从阿富汗撤军的重要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美国感觉到了“战争疲劳”。持续了近20年的战争,美国国内无论是在财力投入上,还是人员损伤上,抑或是国际国内的舆论关注度方面,都对这场战争产生了比较强的厌倦情绪。

  事实上,美国国内在阿富汗问题上还有很多不同意见,始终没有形成特别统一的民意基础,无论是从白宫到国会两院,还是军方、情报界,乃至智库学者等,在这个问题上都存在分歧,甚至撕裂。一部分人主张美国快速脱身,但另一部分人认为这可能损害美国利益。

  此次美国撤军,导致其国际战略的威望和盟友对美国的信任及信心大受冲击。虽然现在很多人说阿富汗不是美国的盟友,但按照美国的法律及公开表态,阿富汗确是其盟友。现在美国基本上将其盟友拱手相让,今后其他“队友”对美国的信任显然会打折扣。

  塔利班势如破竹背后另有隐情

  中新社记者:塔利班势如破竹的攻势背后,是因为其自身实力增强?还是另有隐情?

  朱永彪:从一开始,美国对阿富汗历史和国情的认知,无论情报界还是智库学者,都是戴着有色眼镜的,并没有用客观、真实、公正的态度去认知阿富汗。这导致美国在和阿富汗打交道的过程中,完全是以美国的方式来处理很多事情。

  塔利班势如破竹实际上有多方面原因,一是美国仓促撤军,包括此前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里的美军快速撤离,甚至是偷偷逃离,都令阿富汗政府军的士气非常受挫,让其认为自己不再被美国信任,这对他们的打击非常大。

  另一方面,2018年后,美国长期与塔利班和谈,并逼迫阿富汗政府加速国内和平和解进程的战略,具体措施方面也有很多漏洞,或者说急于求成甚至不择手段。例如一再向阿富汗政府施压,要求塔利班做出各种让步。同时,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和塔利班的谈判过程中,阿富汗政府被完全甩在一边,基本没有参与。

  塔利班也要求与美国直接谈,而不是同美国扶植的阿富汗政府谈。美国基本上是被塔利班牵着鼻子走,甚至要求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分享政权,建立一个以塔利班为主体的联合政府,丝毫没有考虑阿富汗政府的合理诉求。在此过程中,阿政府军也失去了作战目标和斗志。

  此外,很长一段时间,阿富汗政府军都是在美军或者北约军队的“陪伴”下作战,现在美国和北约军队撤离,阿政府军失去了“主心骨”,最终导致全线溃败。

  塔利班重新执政面临多重挑战

  中新社记者:在稳定阿富汗国内局势和外交方面,重新执政的塔利班将面临哪些挑战?这将对周边政治生态安全带来哪些影响?

  朱永彪:相比20年前,重新掌权的塔利班似乎变得温和了不少。目前来看,主要原因是塔利班内部结构非常复杂,其中部分人确实是有温和性改变的想法,但另一部分人可能更多是一种策略性的权宜之计,这或许是相互交织的客观存在。但同时又存在另一问题,即塔利班这一温和政策能持续多久,持续到何种程度。

  未来塔利班面临的困难,比垮台的阿富汗政府只多不少。既有央地矛盾、发展国民经济、保障民生等老问题,也有塔利班作出承诺要保障妇女权利、切断同“基地”等恐怖组织的联系等新问题。这些承诺能否履行,从而换取国际承认和国际援助,是很大的挑战。

  国际社会对塔利班还有一个担忧:他们会否对承诺进行重新解读或修正?比如塔利班承诺允许女性在伊斯兰教义框架下可以享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但这里的“教义”到底应如何理解,仍有很大解释空间。

  另外,塔利班中央政府可能有这样的政策,但是在中下层强大民意基础的作用下,会不会重新回归过去极端的意识形态?目前来说,也不好打包票。

  事实上,塔利班内部由好多部落组成,在美国扶持的原政府执政时,他们拥有统一目标,而当这个目标倒台,未来可能更复杂。也就是说,在“打江山”的时候实际上是相对容易统一的,但打下江山需要治理国家的时候,面临分权等问题,就成了塔利班的一大挑战。

  相比2001年之前,阿富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塔利班管理的整体上是比较纯粹、单一的,大多数都是比较落后的乡村人口。但现在城市人口规模扩大了,受教育群体在快速增加,与外界接触也越来越通畅,治理环境和过去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对塔利班也是一个重要挑战。

  除了内忧,还有外患。塔利班还面临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潜在的制裁、封锁,甚至军事打击的可能性。还有如何处理与“基地”组织等一些外来极端主义恐怖势力的关系,无论此前是合作还是竞争关系,要想赢得国际社会的认同,仍“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完)

  作者简介:

  朱永彪,河南临颍人,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育部国别和区域研究中心——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2008-2018年任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助理。兼任金砖国家智库合作中方理事会理事、海南中金鹰和平发展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等。

朱永彪 本人供图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