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难民成“烫手山芋”,德国官员:美国是始作俑者,应承担责任

4799

多国从阿富汗撤离人员的行动仍在持续,而喀布尔机场频频发生的悲剧令人心痛。这些悲剧基本上都发生在阿富汗人身上。17日,美国官方称未来将安置2.2万阿富汗难民,但这仅是有资格通过“特殊移民”签证途径离开者的一小部分,更不用说“服务”过美国的阿富汗人多达数十万;英国表示第一年将安排5000个难民名额,这让一些英国人自己都觉得与英国在阿军事干预20年的“直接道德责任”不匹配。可以预见,多年战争及政局突变导致的人道主义危机仍将继续,而那些“民主国家”注定要辜负很多帮助过它们的阿富汗人。“20年来美国人一直称他们(阿富汗人)为合作伙伴,但现在他们被抛弃,不得不自谋生路。”著名美籍阿富汗裔作家、《追风筝的人》的作者胡赛尼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追风筝的人》作者卡勒德•胡赛尼 资料图

他们“感到身陷困境,遭到抛弃”

自上周末以来,北约国家不断向阿富汗派遣军机。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17日表示,“目前的重点将是确保盟国和伙伴国的人员以及所有帮助过我们的阿富汗人安全撤离”。

“好消息”不断传出:17日,美国白宫官员称,美军当天撤走约1100名美国人、美国永久居民及他们的家人。同一天,瑞典外交大臣在推特上称,瑞典大使馆人员已顺利回国——实际上,16日就有美国官员透露说:“大多数西方外交人员已离开喀布尔。”

但对于帮助过北约部队及需要西方帮助的阿富汗人来说,形势很不乐观。“拜登承诺将撤离为美国政府工作的数千名处境危险的阿富汗人,但他面临严峻的现实。”路透社17日称,“时间之窗”正在快速关闭。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17日报道,在德国最初一架撤离的运输机上,竟然只坐了7名乘客。18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证实,该国派出的首架救援飞机成功将26人带离阿富汗。有媒体称,这架救援飞机规定的载客量为128人。

日本有相似情形。《朝日新闻》称,日本驻阿使馆12名工作人员于17日撤离,撤离时并没有带上为他们工作的阿富汗人及家属,这些人多达数百。“为日本竭尽全力地工作,却被置之不理。”一名当地职员抱怨道。

据法新社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18日说,英国近来已帮助2000多名阿富汗人逃离,让306名英国公民安全返国……这里的“2000”实为自6月22日以来抵达英国的阿富汗人人数。据BBC报道,一名负责撤离行动的英军指挥官称,截至目前,飞离阿富汗的约为300人。此前有官员表示有信心转移在阿英国人——据信约有3000人,但不太确定能否为帮助过英国人的阿富汗人提供安全退路。

“他们服务于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但现在将自己藏了起来。”CNN17日的一篇报道称,这些人感到身陷困境,遭到抛弃。文章提到一名叫福阿德的“一等工作者”几度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美国大使馆未果,现在只好和妻子及两个孩子先隐藏起来。

美国让这些国家“分摊”难民

这两天,喀布尔机场出现的惨剧让国际社会感到心痛。17日,美国空军表示,在一架起飞的C-17运输机轮舱里发现人的尸骸。同日,一名与父母在混乱中分离的婴儿趴在蓝色塑料箱内哭泣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18日,英国《每日邮报》曝光日前从美军机上坠落遇难的两个阿富汗人的身份,称他们是一对未成年兄弟。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想要逃离的阿富汗人大致分为三类:曾为美国人服务的,比如翻译人员;对20年前塔利班执政记忆深刻的一群人,这些人有可能是“精英”,也有些只是一般民众;阿富汗政府框架里的受益者,比如官员、警察、商人、知识分子等。

据法新社18日报道,一名白宫官员表示,迄今撤出阿富汗的人员中包括近2000名阿富汗“特殊移民”,他们在美国被重新安置。前一天,美国防部发言人说,未来打算将2.2万难民暂时安置于美国境内的3个军事设施。

“美国之音”称,这些人多数为翻译和司机。据估计,有资格根据“特殊移民签证”计划撤离的人员及家属在5万至8万人之间。国际救援委员会(IRC)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间,至少有30万阿富汗人协助过美军。

路透社称,拜登政府与多个国家进行秘密谈判,以暂时安置为美国工作的阿富汗人。由于担心安全审查和新冠健康筛查的质量,各国持犹豫态度。拜登政府曾考虑让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接收数千名申请者,但这一努力收效甚微。

据报道,乌干达17日表示,该国同意美国请求,暂时接收2000名阿富汗难民。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也接受了美国的请求。印度《第一邮报》18日称,美国正与卡塔尔谈判,如果达成协议,卡塔尔接受的难民数量将为8000人。此外,北马其顿17日宣布,将为阿富汗难民提供临时住所。

但在《追风筝的人》的作者胡赛尼看来,美国做得远远不够。他接受BBC四台采访时批评拜登在最新讲话中没有对阿富汗人表现出同情。“美国有道德义务。请尽可能接纳更多阿富汗难民。”胡赛尼17日在推特上写道。

这就是“(所谓)民主世界对此危机的反应”

作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最坚定的盟友,接纳难民对英国来说“责无旁贷”。但根据英国17日宣布的安置计划,第一年仅提供5000个名额,长期目标是增加到2万人。

英国保守党议员埃尔伍德17日表示,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不充分回应”,在“威胁最大”的第一年,上限仅为5000人。自由民主党外交事务发言人莱拉·莫兰称,2万人应是起点,而不是目标。前内阁大臣戴维斯认为,应考虑接收超过5万阿富汗人,这是英国应负的“直接道德责任”。

据加拿大《多伦多太阳报》17日报道,特鲁多政府日前承诺将安置2万名阿富汗难民,第一批于16日晚抵达多伦多。特鲁多表示,800多名前口译员、文化顾问、司机及家人等通过特别移民项目抵加。

“逃离阿富汗的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该怎么安置?”据德国《世界报》18日报道,欧盟国家希望尽其所能阻止难民进入欧盟领土。原因一是许多国家担心发生新的围绕难民问题的争论及相关右翼政党实力增强,二是自2016年以来一直未就难民分配机制达成一致,新难民入境争议可能会在疫情危机中爆发。还有德国官员认为,美国是始作俑者,应该承担责任。

德新社称,即使欧盟国家愿意出钱给阿富汗邻国,这些国家帮助欧盟的意愿也极低。目前至少有200万阿富汗难民居住在伊朗,而伊朗正面临灾难性的经济形势。在巴基斯坦,已有140万阿富汗人。

“西方世界正在干什么?我指的是在那里维持了20年秩序的北约国家和欧盟国家……难道他们已经开始为难民们安排营地、向已经帮助(阿富汗)的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不是的……”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18日在一档节目中痛批西方国家。

据俄新社报道,扎哈罗娃还提到,爱沙尼亚总理日前称愿接收10名阿富汗难民。“令人震惊的不仅是阿富汗的人道主义危机,还有(所谓)民主世界对此危机的反应。”扎哈罗娃说。

(来源:环球时报)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