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毒何时能除?越战“橙剂”受害者提起诉讼 法国法院再驳回

6246

“橙剂”本来是一种高效除草剂,但人们知道“橙剂”大多都是因为越南战争。当时,美军向越南喷洒了大量含有二噁英的“橙剂”,以破坏植被,让越南游击队员无处藏身。这些橙剂给越南人带来巨大灾难,影响持续至今。

当地时间5月10日,备受关注的一起“橙剂”诉讼案在法国巴黎开庭。越南裔法国人陈素娥起诉包括美国陶氏化学、孟山都在内的“橙剂”供应企业,要求他们承认“橙剂”对环境及人体的伤害、并赔偿。然而,陈素娥等到的是什么裁决结果呢?

“橙剂”受害者、原告陈素娥称,自己在担任越战战地记者期间接触到美军投放的“橙剂”,因此患上了癌症、糖尿病和罕见的胰岛素过敏症;而她的孩子们也是“橙剂”的受害者,大女儿因心脏畸形于17个月大时夭折,小女儿患有地中海贫血症,外孙则为先天性畸形。

美国陶氏化学、孟山都公司等14家被指控的“橙剂”供应商均拒绝承认法国法院的管辖权,并表示,他们均“奉美国政府之命”,若问责,美国军方对越战期间使用“橙剂”负有全部责任。

巴黎郊区埃夫里法院对此案做出了“不予受理”的裁决。埃夫里法院表示,由于这些公司当时是美国政府的承包商,享有司法豁免权,法院无权审判涉及美国政府战时行动的案件。

“橙剂”受害者 案件原告 陈素娥: 我们在做的事情是正义的,因为真相站在我们这边。为了正义,为了真相,为了比我们更不幸的人,我们必须坚持。

陈素娥表示,她甚至没有奢望这一罪行能受到惩罚,只希望罪行能被承认,她绝不会放弃,将继续上诉。她还表示,2014年起,她就将这些企业告上了法庭,可是6年多的等待,只等来了这样的结果,她质问,为什么这6年,法院没有说无权审判,为什么现在才说?

“橙剂”受害者 案件原告 陈素娥: 一直有人问我是否很悲伤,我告诉你们,我很失望,很愤怒,但我不悲伤。

由于各国政府和军方在国际法上存在“国家主权豁免”,难以起诉,即使胜诉也没有执行机构,因此,越南“橙剂”受害者都是起诉供应“橙剂”的企业,不过,他们的诉讼之路仍然十分坎坷。

越战“橙剂”遗毒何时能除?

“橙剂”受害者不仅有越南人,还有喷洒“橙剂”的越战美军士兵。但两者索赔的遭遇却有天壤之别。

“橙剂”,也称“枯叶剂”,因其容器的标志条纹为橙色而得名,它含有毒物质二噁英,二噁英能导致先天畸形、癌症和其他致命疾病。1961年到1971年期间,美军在越南南部喷洒了8000多万升除草剂,其中,有4400万升“橙剂”。越南政府估计,有约480万越南人曾暴露在“橙剂”中,并因此罹患包括癌症、神经损伤、不孕不育等各种疾病。

越南红十字会称,在“橙剂”喷洒量大的地区,新生儿患病率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很多儿童患有先天性皮肤病、精神疾病和畸形。

“橙剂”受害者: 我爸爸跟我说,他参加过越战,就是在那时中了毒。这就是我的命,除了接受它,我什么也做不了。

这位“橙剂”受害者已经卧病在床30多年,13岁时他接触到越战遗留的“橙剂”致病,现在生活仍然不能自理,他的妹妹也是同样状况。他们的母亲希望美国方面承认“橙剂”造成的损害,并进行赔偿。

“橙剂”受害者的母亲: 我已经老了,一天天看着我的儿女承受“橙剂”带来的痛苦,我需要他们赔偿一些钱,我才能找人帮我照顾孩子们。

1979年,美国越战退伍老兵及家属对11家美国化工企业提起集体诉讼,要求各公司就除草剂造成的美军士兵伤亡及后代畸形进行赔偿。虽然各大化工企业坚称使用除草剂为政府行为与公司无关,但还是在1984年与退伍老兵达成庭外和解,同意支付1.8亿美元费用。

然而,2004年起,越南“橙剂”受害者协会对美国化工企业提起集体诉讼,诉讼先后三次被美国法院驳回。法院认定相关化工企业是依照美国联邦政府要求生产的除草剂,因此不应为除草剂造成的后果承担责任。

分析人士指出,越南受害者起诉孟山都等企业面临巨大阻碍且耗时漫长;但越南“橙剂”受害者协会表示,“不管诉讼多艰难多耗时,他们绝不会放弃”。(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