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日本审慎办好东奥会

5477

日本东京奥运会的圣火传递,昨天已从10年前发生东日本大地震的福岛县开跑。迟了一年举行的东奥会已是箭在弦上,日本政府须尽一切力量扫除所有其他障碍,尤其是冠病疫情对奥运顺利举行的挑战。

日本人对于东京主办奥运会有特殊的感情。1940年原本是东京第一次主办这个国际体育盛会,却因为发动侵华战争而改去赫尔辛基举行,最终因二战爆发而取消。日本战后快速复苏,获得1964年奥运主办权,是日本经济社会快速复兴与政治和平转型的体现,也成了日本人的重要集体记忆。56年后,日本再次举办的奥运肩负刺激国家经济和东日本灾区复兴的任务,却因为冠病大流行而被迫延后一年,而且在全球疫情依然严峻的情况下,一度陷入再延后或干脆取消的争论之中。

奥运四年举行一次,四年对许多运动员来说是不短的间隔。本届东奥会是一些新秀运动员的初体验,也是一些老运动员的最后一次赴会。对当中最有天分的一些选手而言,也许是最有可能摘冠的奋力一搏。运动员生涯通常只有一个状态巅峰期、一次走向高光时刻的机会,如果东奥会取消,金牌梦有可能就这么遗憾错过了。这对他们是非常不公平的。

最近的全英羽毛球公开锦标赛、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等国际体育赛事的成功举行,给东奥会增添了信心。当然,奥运的规模不是一个网球或羽毛球赛事可以比拟的,因为奥运的竞技项目超过30个,赛会活动超过400个,参赛运动员就多达1万2000人,如何确保运动员、教练、行政人员、随团记者等安全和健康地参会是一项重大挑战。尽管如此,只要能做出一些规则调整,多数赛项仍可安全进行,所以东奥会还是可以安全举行的。

东奥会已确定禁止外国观众入境观赛,主办方已承诺退款,已购票的外国观众所蒙受的损失有限。冲击最大的是日本旅游业,据日本媒体估计,失去外来奥运游客将让这场盛会至少损失约18亿新元的经济效益。日本原本希望通过奥运刺激旅游业的想法落空,许多希望搭上奥运经济列车的投资也将打水漂。另外,东京奥组委也倾向于禁止外国志愿者支援奥运,这使得奥林匹克精神有所缺失,实属可惜。考虑到运动员的健康安全,这些都是无可奈何之举。

不过,坚持举办奥运对电视转播和广告商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对许多人来说,奥运本来就是“远程的”,全球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是通过报纸以及电视、电脑和手机屏幕追看奥运。如今是互联网时代,冠病疫情又推动了在线活动的发展,如何在短时间内办一场采用更多科技,让全球观众更“近距离”地观赛和接触运动员的奥运,是对主办方的新挑战。这也是对当代传媒的挑战——如何更善用科技,给受众带来最新、最及时、最贴近现场的东奥会报道。

在奥运史上,只有一战和二战期间的三届夏季奥运会取消;如今在非战争的和平时期,若因为对抗冠病大流行而办不成奥运,是很令人沮丧的,也对不起奥林匹克精神。运动就是为了强身健体,是人类对抗疾病的手段,我们也通过体育来保持社会、民族和国家的健康和精气神。面对小小病毒的挑战,人类不应当屈服。

日本作为七大工业国的一员,是世界上最发达最有纪律的国家之一,而且疫情相比欧美不算严重,如果日本也向病毒低头弃办奥运,则大概没有其他国家有能力在对抗疫情的同时,办好全球最大规模的国际体育盛会了。因此,东京奥组委和国际奥委会都不能退缩,各国也应当给予最有力的支持和最真诚的祝福,为了全人类的士气,把这场必将载入史册的疫情中的特殊奥运办好。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