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国黄沙千里奔袭致我国多地污染“爆表”,专家解读近十年最强沙尘暴成因

5515

中央气象台15日发布的气象图

一场强沙尘天气横扫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造成中国近10年强度最强、范围最广的一次沙尘天气过程。采访中,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蒙古国强大气旋将本地沙尘托举至高空,随后在持续不断的东移南下的气流作用下,大量沙尘长驱直入,一直输送到中国多地。几个气象条件共同作用,最终形成了中国近10年来最强的一次沙尘天气。专家还强调,中国多年推进的防沙治沙工程对于沙尘暴已起到一定减弱作用,而从根本上减少沙尘天气的发生还在于治理源头。

专家解读近十年最强沙尘暴成因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庚辰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沙尘暴形成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分别是沙源、气旋和平流运动。

这次沙尘天气从西到东共影响了中国北方12个省市,中央气象台15日将沙尘暴预警从蓝色升级至黄色。国家林业局15日发布信息,经卫星影像和地面监测信息综合评估,本次沙尘起源于蒙古国西南部,随后随气流向南移动,于14日傍晚在蒙古国与内蒙古中西部交界处进入中国境内。

根据蒙古国紧急情况总局3月1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信息,14日晚,蒙古国肯特等多省发生暴风雪和强沙尘等灾害性天气,风速达到每秒20米,阵风达每秒30米至34米。王庚辰表示,蒙古国当地的暴风雪以及大风天气正是蒙古气旋强大的表现。中央气象台提示蒙古气旋发展强盛,15日02时中心气压达到980百帕。而正是在强大的气旋作用下,蒙古国大量的沙尘被卷入了高空。王庚辰分析说,气旋强大不但意味着被卷入的沙尘量在增加,而且沙尘被托举至空中的高度至少也达到10公里以上。

“没有气旋,沙尘就不能被带到高空,只能在地表运动;但如果没有持续的高空气流,沙尘也不会被长距离输送,会很快发生沉降。沙尘升得越高,就会吹得越远。”王庚辰表示,被卷入高空的沙尘遭遇持续不断的冷高压东移南下,最终将沙尘输送到了北京等地。

专家:不意味着本次强度沙尘暴天气每年都有

王庚辰说,中国沙尘天气的源头位于北部、西北部和西部地区,涉及蒙古国、中亚国家以及中国的内蒙古和新疆。但中亚以及新疆距离东部地区较远,加之中国防沙固沙工作成效,因此来自西部的沙尘很难影响到东部地区。相反,因为距离较近,来自内蒙古或蒙古国的沙尘仍能波及中国东部地区。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陈广庭在采访中告诉《环球时报》,曾有统计,中国发生的沙尘天气有一半左右来自于蒙古国境内。

王庚辰表示,中国已经10年未发生过范围如此广、强度如此大的沙尘暴天气。此次沙尘暴是因为几个气象条件共同作用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几个气象条件共同作用是一种常态,也不意味着这种沙尘暴天气每年都有。中国国家气候中心气候变化首席专家任国玉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分析称,“中国的新疆、内蒙古等西部地区以及蒙古国一些地区都是沙尘的来源地区,这些地区的降水量长期来看一直在增加,但短期情况则很难说,因为有的年份也会遇到冬季、春季干旱的情况,就有可能导致沙尘暴再次出现。例如2000年到2002年,就出现过几次非常强的沙尘暴。”

沙尘暴与“防护林开口子”有关吗

中国北方出现了10年未见的最强沙尘天气,中国持续推进的防沙治沙工程对抵御沙尘暴的作用体现在何处?王庚辰认为,防沙治沙工程对于沙尘暴还是起到减弱的作用。他表示,中国持续不断推进治沙工程,使得近年来遭遇沙尘天气的频率越来越低。“现在人们很少看到沙尘暴天气了,有时看到的只是春天发生的浮尘天气,这都是中国治沙固沙工程作用的体现。”

任国玉也持这种观点。他表示,中国北方建设了很多防护林,比如,“三北”防护林进行了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恢复建设,黄土高原的植被也在长好,“今年这次沙尘暴情况主要还是自然现象,中国在努力建设防护林,并且效果比较明显。近年来情况实际上已经有所改善,沙尘暴发生的频次比更早时候少得多,不论是从千年尺度,还是从几十年的尺度上看,都在减少。”

但他也分析,这种地表植被转好现象还限于小区域范围,大范围还处在半干燥区域,沙漠面积仍非常大。他表示,防护林的效果在于减少在防护林区域当地沙尘量,对本地的扬沙有抑制作用。但在沙漠、戈壁等不能造林的地方还是会“起沙”。如果沙尘天气的物质不是来自当地,而是从远处输送过来的沙尘,则难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有网友猜测是由于防护林开了口子,吹走了雾霾,迎来了沙尘暴。对此,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主任张碧辉15日表示,防护林主要是近地面的地表植被的一些变化,它对整个风场的影响范围非常有限,而且对于这种非常强的天气过程来说,防护林的影响程度相比这种天气强度来说也非常低,基本上可以忽略。

陈广庭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通过研究发现,沙尘天气的治理只依靠局部治理将无法取得根本效果。因为研究结果显示,沙尘天气中有一半源头系境外输入。所以杜绝沙尘天气的根本在于解决沙源的问题,这牵涉到全球环境治理的合作,而不只依靠中国治沙防沙工程。陈广庭说,“不是我们自己把自己的地方治理好了,我们就不会受到沙尘暴的灾害了。”

任国玉表示,防护林毕竟不是控制性因素,真正的控制性因素还是大自然,“老天爷不给面子,主要不是人类活动的问题”。王庚辰也表示,减少沙尘天气的发生根本还在于治理源头。(来源:环球时报)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