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塔利班画撤军“红线”,美官员:8月31日从阿撤离最后期限不变

5258

“拜登将坚持8月31日的最后撤离期限。”24日,在七国集团(G7)视频峰会召开之际,多家美英媒体援引美国政府官员的话通报了这一消息。美国会不会延期撤军,这个问题争论多日,也是这次G7峰会的一个关键议题。过去两天,美国的北约盟友如英国、法国、德国都敦促拜登政府延期,否则根本做不到撤离“所有人”。自塔利班重掌政权以来,美国一众盟友感到沮丧甚至耻辱。英国《卫报》称,“拜登知道自己失去了盟友的信任。”撤军日期是拜登宣布的,几天前他才重申过相关承诺,尽管留有余地。与此同时,阿富汗塔利班明确表示8月31日是撤军“红线”——“更改期限就得承担后果”。有分析称,拜登不愿改变日期原因很多,还包括在喀布尔面临的恐袭风险等。在本报截稿时,G7峰会刚刚结束,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G7国家一致同意,在8月31日之后,塔利班必须“确保”那些想离开的阿富汗人有一个安全通道。

“这是美国和塔利班之间的讨论”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24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五角大楼的目标和此前一样,在8月31日之前结束撤军。美方认为,在此之前完成美国人的撤离是可行的。同一天,在拜登参加G7视频峰会时,CNN、BBC、路透社等多家媒体称,美国官员表示,拜登同意五角大楼坚持8月31日为最后期限的建议,将不改变原定的撤军计划。

据英国《金融时报》24日报道,撤退期限问题一度让拜登“进退两难”,盟友们希望美国将其领导的阿富汗撤退行动延长至8月31日之后。但拜登面临阿富汗塔利班否决令美国颜面尽失的可能性。塔利班发言人已经表示,喀布尔机场剩余的美国和其他外国士兵必须按照拜登政府设定的时间表撤离,“否则就是违约”。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外长勒德里昂的幕僚长24日告诉法国总理卡斯泰,如果美国坚持如期撤离,法国将不得不于周四晚结束在阿行动,“所以,我们只剩下3天时间”。前一天,勒德里昂说,“我们对美国设定的最后期限感到担忧。”

除了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都希望美国延长最后期限。英国表示要在G7峰会上敦促美国这样做,德国称正与北约盟国和阿富汗塔利班谈判8月31日以后继续开放喀布尔机场。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24日称,延期撤离“不太可能”,“这是美国和塔利班之间的讨论”。

据《华盛顿邮报》24日披露,美国中情局局长伯恩斯23日同塔利班二号人物巴拉达尔在喀布尔秘密会面。报道称,中情局不愿评论此次会晤,但双方的讨论可能涉及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最后限期。这是塔利班控制喀布尔以来,双方之间的最高层级官员会面。美联社称,会面发生在喀布尔国际机场。

据CNN报道,美国军方也向白宫建议,必须在周二就是否延长最后期限作出决定,以便有足够时间撤出喀布尔的5800名美军及装备、武器。CNN称,拜登的几名顾问建议不要延期,官员们最近一直在监测潜在的恐怖主义威胁,“连贯”和可靠的信息显示,机场外的混乱局势已经为“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和其他组织创造了目标。

24日,德国联邦国防军总监措恩对媒体表示,喀布尔的安全情况持续恶化,现阶段最大的风险之一是恐怖袭击。他说,美方信息及德方评估显示,“有越来越多来自‘伊斯兰国’的自杀式攻击者潜入喀布尔”。德国外长马斯同日称,没有足够时间把每个人都送出阿富汗。

“一场失败者的聚会”

23日,美国《纽约客》杂志网站介绍了即将在30日发售的杂志封面——一幅名为《撤退战略》的画。它主要由迷宫、高墙、火焰及一辆坦克构成,坦克从迷宫的一个口进入,只绕了一圈,就逃了出去,起点与终点相同。坦克所过之处,留下残垣断壁和蔓延的大火。

《纽约客》介绍说:“拜登今年4月设定撤军日期,但阿富汗政府和军队在美国撤军日期结束前几周突然垮台,带来许多地缘政治和人道主义危机上的灾难性消息。”

资料图

据媒体此前报道,这次G7峰会上,相关国家领导人将同意就是否以及何时承认塔利班相互协调,承诺彼此继续密切合作。“虽然延长8月31日到期的(撤离任务)是今天议程上最紧迫的问题,但领导人们还计划讨论是否联合承认塔利班作为阿富汗的政府。”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这是一个“具有巨大影响”的决定,可以成为在人权问题上对塔利班施加压力的杠杆。但在《卫报》看来,这次的G7紧急峰会,本质上是一场失败者的聚会。

“阿富汗惨败让欧洲面临棘手问题。”《纽约时报》称,美国再次将北约盟友置于尴尬境地。文章称,对于美国坚持撤军以及当下的混乱局势,欧洲盟友的批评响亮而持久。许多欧洲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信,他们不能依靠美国来照顾他们的安全利益。而华盛顿将外交政策重点转向应对中国,只会加深他们的焦虑。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4日援引阿塞拜疆政治学家阿巴索夫的话表示,G7国家占据世界大国地位,但正是它们让阿富汗局势恶化。如果西方想要修复,他们应专注于阿富汗人道主义问题,因为大约有400万阿富汗人想离开这个国家。西方不应让这些人进入其他国家,给他国造成灾难。西方国家不应作出毫无意义的承诺,在严重破坏阿富汗政治体制的情况下,可耻地离开这个国家。

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3日称,普京当天出席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峰会,对阿富汗事态与相关潜在威胁深表不安。普京说,“重要的是,不能允许伊斯兰极端主义渗入集安组织成员国,并制止我们国家的民众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等渠道被招募进极端分子行列”。普京还主张,有必要在联合国安理会和二十国集团(G20)框架下就阿富汗问题协调立场。

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国际社会在推动阿富汗局势平稳过渡和国家重建进程的同时,也有必要思考如何防止打着民主旗号对他国进行军事干涉的行径再次发生。“我们不应让个别国家犯错,却让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特别是地区国家买单的悲剧一再上演。”

塔利班要美不要鼓动阿精英出走

“在G7为塔利班的‘最后期限’会晤时,喀布尔机场正以‘备战状态’进行撤离。”据路透社报道,一名北约外交官24日表示,外国军队努力在8月31日前撤出阿富汗,虽然机场外的情况相对平静,但仍需对人群进行更好的管理。

但形势也在快速变化。24日,阿富汗塔利班在喀布尔召开第二场发布会,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表示,“我们正努力提供帮助,但不幸的是,美国人还在继续他们以前的政策,将阿富汗人带走,走向一个不确定的未来。”穆贾希德喊话美国不要鼓动阿富汗的医生、工程师和“受教育精英”离开,敦促阿富汗人不要再去机场,仍在机场的人应该回家,安全将得到保障。对此,BBC称:“塔利班将阻止阿富汗人前往喀布尔机场。”

穆贾希德还表示,不接受任何推迟撤军的请求;不允许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任何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从事恐怖活动;塔利班没有“复仇”名单,“我们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一切”。

路透社称,塔利班领导人在占领喀布尔后试图展现出较温和的一面,他们已经开始就组建政府进行谈判,而他们的部队则专注于清除最后一批反对势力。23日,塔利班称已经向反塔利班力量的集结地潘杰希尔省部署兵力。24日,塔利班表示仍致力于和平解决潘杰希尔问题。

美国《外交政策》23日援引塔利班高层人士消息称,塔利班打算组建一个12人委员会来治国,该委员会三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应是巴拉达尔、雅各布(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之子)和哈卡尼。同时,塔利班不希望设置总统职位,并打算让前总统加尼政府的部分成员担任某些职位。报道称,塔利班希望以此建立一个包容性政府,增加获得国际社会承认的机会。

据阿富汗黎明电视台24日报道,塔利班已任命部分人员代行政府部长职责,包括财政部长、内政部长、喀布尔市长、情报部门负责人等。但据法新社报道,来自塔利班的两个消息源表示,只要有美军在阿富汗,塔利班就不会宣布组建政府。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