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遭跪杀一周年:绝望呐喊犹在耳畔,美国改变了吗?

4427

(来源:中国新闻网)一年前的5月25日,美国非裔男子乔治 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街头遭一名白人警察跪压致死,引发全美范围内的示威活动。

  一年过去,虽然涉事前警察肖万已被定罪,但弗洛伊德“我无法呼吸”的绝望呐喊仍在回响,类似的悲剧仍在非裔人群中发生。美国总统拜登将仇恨和种族歧视形容为困扰美国的“丑陋毒药”,“中毒”的美国何时才能“解毒”?

  “这是痛苦的一年”

  5月25日,美国多地将举行集会和活动,纪念弗洛伊德逝世一周年;总统拜登也将于当天在白宫接待弗洛伊德的家人。

  “这是漫长的一年。这是痛苦的一年。”23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法院大楼前的集会上,弗洛伊德的妹妹布里奇特说道。当天,数百人聚集在这里,以表纪念。

  一年之前,弗洛伊德遭肖万跪压颈部9分29秒,其间多次哀求“我无法呼吸”都被忽视,最终送医不治。这一事件让“火与怒”瞬间笼罩美国,大规模反种族歧视抗议活动持续延烧,甚至蔓延到欧洲,引发人们对种族主义的思考。

  经过近一年的漫长抗争、长达21天的庭审,2021年4月,最终的宣判尘埃落定。前警察肖万被判二级谋杀罪、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罪名成立,最高可能被判处 40年的刑期。

  在美国主流媒体看来,肖万的获罪是让执法人员承担责任的一个“历史转折点”。

  “弗洛伊德式”悲剧未完

  自弗洛伊德死亡以来的一年,美国的种族现状,到底发生了多少变化?

  就在弗洛伊德案审判期间,就在事件发生的明尼苏达州,非裔男子赖特遭警方枪击身亡。警方称,有26年警龄的一名警官将电击枪与手枪混淆,开枪击中了被捕时抵抗的赖特。

  统计显示,仅在该案审理的21天中,全美有64人被警察枪杀,其中绝大多数是有色人种。“每次你打开新闻,都有黑人被警察殴打或谋杀——他们手无寸铁。”来自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民众说。

  警察的枪声仍在响起,非裔的悲剧仍在继续。

  日前,美联社-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调显示,60%的美国人认为种族主义是一个“非常或极其严重”的问题。60%的非裔受访者称他们在与警察打交道时,“经常”或“有时”受到歧视。

  调查还表明,大约一半的美国人认为,肖万在弗洛伊德案件中的定罪事实,并没有增强他们对刑事司法系统的信心。

  “即便肖万遭到定罪,我也会感觉一样,这是场漫长战斗。”46岁的非裔女性麦克奈特说。对于彻底解决美国种族歧视,及警方暴力执法问题,肖万的定罪,最多只是起点,而非终点。

当地时间4月4日,纽约举行反仇恨亚裔大游行,上万民众手持标语在曼哈顿弗利广场集会后,游行穿过布鲁克林大桥至布鲁克林卡德曼广场。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少数族裔“自由呼吸”难

  事实上,美国的非裔人口所遇到的歧视,并不仅仅来自司法系统。在商店或购物中心时,在申请工作时,在申请住房或贷款时,在申请医疗保健时……对于非裔而言,不公平对待几乎无处不在。

  处于困境的也不仅仅是非裔。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全美“仇亚”情绪持续增长,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数量剧增。根据非营利组织“制止仇恨亚太裔美国人”的数据,过去一年,全美记录在案的反亚裔仇恨事件超过6600起。

  《纽约时报》日前发文披露,为了保护自己,一些亚裔美国人不得不携带胡椒喷雾、报警器和电击枪出行。“当人们觉得别无选择,就会认为必须使用极端手段保护自己。” 非营利组织亚美联盟副主席韩珠称。

  3月16日,亚特兰大发生连环枪击案,导致包括6名亚裔女性在内的8人罹难。这一事件引发全美关注,纽约、洛杉矶等各大城市随后爆发抗议,抗议人群手持“停止仇视亚裔”“向种族歧视说不”等标语,游行示威。

  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打击反亚裔仇恨犯罪的法案,他将仇恨和种族歧视形容为长期困扰和折磨美国的“丑陋毒药”。

  如何才能为“中毒”的美国“解毒”?美国的少数族裔何时才能“自由呼吸”?

  “灵魂污点”为何难除?

  在弗洛伊德案正式开庭时,《波士顿环球报》曾感叹,“肖万不会是法庭上唯一的被告,被送上审判席的还有整个美国。”这个美国“灵魂上的污点”——系统性种族主义,为何难以消除?

  首先,这一现象深深根植于美国历史之中。从1619年第一批非洲黑人被运到新大陆开始,他们就长期受到奴役和压制,甚至不被当作人看。1860年,美国黑奴的数量一度达到400万人。

  虽然奴隶制在后来被废除,但余烬仍在燃烧。非裔美国人很难真正享受平等的权利,许多少数族裔,尤其是非裔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有统计显示,非洲裔家庭收入远远低于白人家庭。他们在疫情中也更加“脆弱”,病亡率最高,疫苗接种率最低,生活受到巨大冲击。

  近年来,随着美国社会撕裂程度不断加深,以前总统特朗普为代表的政客上台,不断煽动“白人至上”主义,让美国的极右翼思潮和排外主义情绪,再度盛行。

  美国反诽谤联盟的报告指出,2020年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宣传活动是最近至少10年来最活跃的。

  与此同时,美国两党间的对立与分歧,也使得推动相关法案,变得极为困难。拜登曾承诺,在弗洛伊德死亡一周年前,通过警察改革立法,以减少美国刑事司法系统中的种族歧视。但如今,这项努力已经停滞。

  一年过去了,残酷的现实仍在提醒美国人:“人人生而平等”的梦想依旧遥不可及,美国距离真正消除种族歧视的道路,还有很远很远。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