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飘来一朵“云”:建筑师孟凡浩为中国北方乡村做“针灸”

3269

(来源:澎湃新闻)近日,曾以东梓关回迁农居受到关注的建筑师孟凡浩又有新作。这一次,他从中国江南走到了北方,在泰山西麓的九女峰造了一片“云”。这片云朵是一间书房,也是一座观景台,在其背后,昔日贫困的东西门村变身成为餐厅、咖啡厅和民宿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孟凡浩解释了南北地理区域的不同风貌习俗以及建筑回应策略,他以“针灸式修复”为手段,在尊重原有肌理与环境的同时,进行现代化设计改造。

在孟凡浩看来,当代的建筑师身份不只是建造房子,对于乡建而言,“如何在外力撤出之后,让它能够拥有良好可持续的生存状态,这一点非常重要。”

gad · line+ studio 联合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孟凡浩

泰山脚下的“九女峰书房”

九女峰书房称为新的观景台

从南方到北方,给村落做“针灸”

不同于东梓关等地处江南的乡村项目,九女峰项目位于中国北方,地处山东泰安市岱岳区,毗邻神龙大峡谷,东临五岳之首的泰山。北方多岩石裸露的厚重山峦,以及孕育自这一土壤的在地文化,无疑对建筑师提出了新的要求。

“那里的气候、植被、文化和习俗都和南方不一样,”孟凡浩在采访中说道,不仅建筑的材料与构造区别于江南,村落空间的围合方式也完全不同,“江南的村落大多是有机自由的,房屋往往顺应地形而建;但是在北方,院落边界大多规整方正,强调轴线对称,常以一字型布局。”

面对新的挑战,孟凡浩选择以因地制宜的设计来回应,采取“针灸式修复”为保护更新策略。“我们就地取材,结合当地的真实需求,加以现代的构造方式来诠释和表达,而不是一味复古地还原齐鲁民居。”

场地地貌改造前后对比

东西门村整体规划

孟凡浩表示,针灸式修复强调的是回应原有肌理,尊重环境,内部空间设计则符合当代人的生活方式。“我们没有动任何一棵大树,所有的树都在原来的位置……设计开始于对原始地块的敬畏和尊重,最后呈现出的是无设计痕迹的状态。” 相比“拆倒重建”,这样的设计势必受到更多的限制,“但是设计本身就是面对限定条件的回应。每块土地都有其自身独特和令人激动的特性,如果建筑设计完全自由,没有约束,它往往也难以真正地回应场地,”孟凡浩说道。

入口改造前后对比

针灸式修复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选取重要的“穴位”空间植入新的建筑功能,在尊重原有乡村肌理、山野环境和保持原有宅基地面积不变的情况下,由点及面,由局部到整体,实现旧村落的重生。“对于道路,我们在原有的基础上,将山路稍微进行了一些拓宽,增加步行的道路体系,然后又顺应地形,开辟了一些新道路,将它们串联起来,总体上是非常轻微的‘修复’。”孟凡浩介绍道。据悉,该项目第一期已于去年完成,第二期将于今年7月竣工。

随着当地经济转型和人口流动,用来圈养家猪的猪圈早已被弃用。从地理位置上来看,猪圈与规划中的停车场仅一溪之隔,在联通和环境上都占有较优的资源。设计团队将其定位为首个“穴位”——接待中心和咖啡厅,并对其内部结构与构造体系进行彻底地替换。

咖啡厅改造前后对比

对于民宿的改造同样如此。民宿位于地势最高处,改造后的建筑形制保留了北方民居平缓严谨、内外空间界限分明和粗壮质朴的特点。

具有北方传统民居风格的民宿

泰山上的一片“云”

孟凡浩的设计时常被称为“网红”建筑,九女峰项目也不例外。在这一项目中,“白色浮云”构成人们对九女峰书房的第一印象,也促使其成为新的打卡之地。据悉,在今年“五一”假期的前三日,这里共接待了1.5万人次的游客,成为了一个新的人造景点。

面向山峦的九女峰书房

九女峰书房坐落于山坳的制高点,东临群山,背靠村落,回应着泰山云海。建筑形体自上而下分为三部分:白色的“云体”、通透的玻璃以及厚重的毛石墙面基座。北侧直面峡谷山峰的通透界面,入口狭长的过道连通两端的咖啡区和阅读休息区,模糊了建筑与自然的景观边界。

对于“云朵”这一概念的塑造,孟凡浩希望突出漂浮、轻盈、通透这三个关键词。在“云朵”轻柔的直觉认知与北方质朴硬朗的山野环境所产生的自然冲突中,给予人们轻松愉悦的观感。主体建筑选用轻钢与膜结构体系,具有结实可靠又轻巧的特性,使设计得以依山就势,以自然曲线勾勒出轻薄舒展的造型。近村落的南侧,墙面用当地毛石砌筑而成,厚重、扎实,融入拾级而上的山体,并顺接民居古朴的气质。

九女峰书房

同样是轻微的干预,如果说村落间的“针灸”不着痕迹,那么书房显眼的云朵造型则是有意为之。在孟凡浩看来,在当今这样一个消费经济的时代,建筑出现了一种新的属性——媒介性,因此,基于外观颜值,有可能会使建筑产生引流效应,继而带动一片区域的发展。

两年前,孟凡浩设计的东梓关就体现了建筑作为一种媒介的潜能。“当时,东梓关是被动地获得了媒介传播的‘红利’。”随着回迁农居建成照片的网络传播,游客涌入,原住民回流,东梓关在获得人气的同时,也在政策、资金补贴上获得了各种支持和帮助。

杭州富阳东梓关

在孟凡浩看来,今天建筑师的身份更趋于社会化,建筑经由传播产生的社会效应能够带来外延效益。“在我们这个时代,如果建筑师仍然只关注材料、空间,把自己局限在一个技术人员或工程师的角色范畴里,可能还不够。这个时代的变化太快,身为建筑师,如果你不能参与到社会中,你就会慢慢地被边缘化。””孟凡浩说道。

不只是“建筑”

孟凡浩在采访中表示,想要通过建筑来实现社会性,利于传播的外观只是一大要素。“它的功能,以及运营和维护,同样非常重要。”他归纳道,“我认为,日后的使用状态、全寿命阶段的维护,这些都应该包括在建筑的评估标准体系之中。”

以九女峰项目为例,2019年,受鲁商集团委托,在当地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孟凡浩团队联合朴宿文旅等,共同完成了从策划、规划、建筑、室内、景观、运营、产业导入的全产业链乡村振兴实践。最终,整个乡村得以激活,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多方的资源整合和经验叠加。

“鲁商集团作为山东省内主要的国资企业,成立了专门的乡村发展板块,肩负着山东省乡村振兴的一个重任。它有农产品展销、智慧零售、职业学校等各种产业。而朴宿文旅在民宿运营上拥有丰富的经验,” 孟凡浩介绍道,他自己和团队在过往项目的积累,让他们成为了一个“信息聚集池”,能够将政府、投资者与运营方的资源在这里整合,改变了以往多方信息不对称的局面。

“这些年,我在乡村中做了不少实践,其实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如果没有产业导入,仅仅依靠建筑这种物理空间,也很难实现真正的乡村振兴。如何在外力撤出之后,继续让它拥有良好的可持续的生存状态,这一点非常重要。”孟凡浩说道。

九女峰书房内部

“在九女峰的项目中,鲁商与当地的村集体共同成立了公司,拥有股权关系。在合作中,企业通过电商来帮助农民销售各种农产品。不少房子原本就属于村民,在成为民宿、吸引大量游客之后,房子的价值也得到提升,村民的这些存量资产都在慢慢增值。

餐厅改造前后对比

更新后的九女峰乡村生态旅游度假区吸引了大量游客,在外的青年也发现了家乡的机遇。据统计,2019年,仅东西门村就有十几个年轻人返乡创业。未来,随着游学研学培训中心、游客集散中心、农产品交易中心、农副产品加工中心等项目全部建成,预计每年吸引游客约20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6亿元,带动就业人数2000余人。九女峰项目落地后为村民提供了大量工作机会。无论前期的建筑施工,还是后期的维护、保洁,都需要长期用人,目前开工建设片区约有300多户农民,户均年收入稳定增加3000元以上,曾经的“省级贫困村”现已实现全部脱贫。

今年,孟凡浩原本将参与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题展,展览因全球疫情而推迟至明年。展览探讨“我们如何共同生活”,在孟凡浩看来,这正说明当下建筑师身份的演变,身为建筑师,应该“拓展身份边界,挖掘建筑本体之外的价值,在社会、经济等顶领域释放建筑应有的力量”。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