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发声、政府补贴:印度如何应对月经禁忌和“卫生巾贫困”

4389

五分之一的英国女生曾因月经遭到校园霸凌,近一半的美国女性经历过月经羞耻,2016年的报告显示只有15%的尼泊尔女孩在使用卫生巾,同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估计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十分之一的女孩在月经期间缺课……许多地区的贫困女性无法获得安全的经期用品,许多文化将经期女性视为“不洁”和“不吉利”的人,月经禁忌和经期贫困现象存在于世界各地。

而在月经禁忌根深蒂固、许多地区依旧贫困的印度,情况正在渐渐变化。就在今年8月15日,印度总理莫迪首次在独立日演讲中提到月经健康问题,也让月经羞耻和经期贫困问题得到广泛讨论。与此同时,印度政府正在推广一卢比(约合人民币0.09元)一片的廉价卫生巾计划,印度民间和演艺明星也参与到社交媒体活动之中,呼吁打破月经禁忌。

莫迪在2020年独立日活动上发表讲话 央视网 图

总理演讲首谈月经问题

当地时间8月15日,印度总理莫迪在独立日演讲中强调应当消除月经禁忌,这是印度总理首次在独立日讲话中谈到月经健康问题。

据《印度斯坦时报》8月16日报道,莫迪在演讲中称:“本届政府一直关注我们女儿和姐妹的健康。通过6000多个大众药品中心(Jan Aushadhi centre,以低价出售非专利药物的专营店,由印度政府主导),大约有5000万女性以一卢比(一片)的价格获得了卫生巾。”莫迪还表示,“我们致力于为女性赋权。一些女性在海军和空军中担任着战斗职务……女性正在成为领导者。”

《印度斯坦时报》评论称,莫迪在独立日讲话中提到卫生巾,这向印度13亿人口传递了一个强有力的信息:月经就像吃饭和睡觉一样,是一个自然的生理现象,也需要被正常对待。

在印度,对于月经和女性卫生用品的污名化使女性不敢公开谈论这一话题,许多女孩也因为缺乏月经意识等原因辍学。《印度斯坦时报》评论指出,在某些地区,经期女性被认为是“不洁”的“贱民”,不能参加宗教和社会活动;在卫生用品广告中,血液会被天蓝色的墨水替代;由于尴尬,药剂师和商店老板在出售卫生巾时会用旧报纸和不透明袋子将其包裹。即便是在现代社会,人们也对经期女性持有虚弱、能力不足、更加情绪化和敏感的偏见。

据新德里电视台今年5月的报道,2015年至2016年印度全国家庭健康调查估计,在印度3.36亿有月经的女性中,大约只有1.21亿(约36%)的女性在使用卫生巾。而如果女性无法获得经期卫生用品,可能会增加患宫颈癌、生殖道感染、乙型肝炎、真菌感染和尿道感染的几率。

“一卢比一片”的卫生巾计划

在这次“破天荒”的独立日演讲后,莫迪政府也意欲扩大廉价卫生巾计划。据印度新闻网站“The Print”8月28日报道,莫迪政府计划投入120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12亿元)扩大原有计划,以确保全印度各地都能买到廉价卫生巾。

据报道,印度化工和化肥部的两名高级官员证实了这一计划,而该部门下设的印度医药部正是负责在大众药品中心内销售廉价卫生巾的机构。莫迪政府2015年推出了“总理大众药品计划”(PMBJP),在全国设立名为“大众药品中心”的专营店售卖低价药品,卫生巾此后也被纳入其中。

该计划采用的是印度卫生巾品牌Suvidha(印地语,意为“方便,舒适”)。Suvidha品牌于2018年推出每片2.5卢比的卫生巾,自2019年8月开始,印度政府对其进行零售折扣补贴,Suvidha卫生巾开始以每片一卢比的价格在全国6550家大众药品中心销售。据报道,这种卫生巾还可以生物降解。

补贴后折合一卢比一片的Suvidha卫生巾

化工和化肥部的一名官员介绍称,印度每月卫生巾的使用量为50亿片。根据卫生巾的生产成本(每张2.5卢比)来算,该计划每年需要花费大约1200亿卢比。这名官员还表示,相关部门现在打算扩大该计划的规模。

这名官员称,在过去的两周里,有关部门已经举行了一系列会议,对该计划进行了初步探讨,其中包括要求拥有资产较多的个人和企业“认领”村庄,并帮助向印度各地的贫困妇女分发卫生巾,以实现普及卫生巾的目标。这名官员说,企业可以将“认领”乡村或地区作为其企业社会责任(CRS)的一部分。

但是这一廉价卫生巾计划还面临不少挑战。据“The Print”去年8月的报道,一些大众药品中心的低价卫生巾常常断货,分销物流环节存在问题,另外并非所有人都能知道这一低价卫生巾计划。上述化工和化肥部的官员也于近期承认:“政府需要确定最佳的全国卫生巾分销机制,必须考虑到分销渠道很少的偏远农村地区。”这名官员还说,除了指导如何使用卫生巾、处理使用过的卫生巾之外,农村地区的妇女可能需要有人鼓励她们使用这些卫生巾,此外还需要找到有效的使废旧卫生巾处理机制。

除了印度政府主导的大众药品中心,印度地方官员也将目光投向了学校。据《印度斯坦时报》8月27日报道,为了在女生中推广个人卫生观念并鼓励她们上学,印度北部的北阿坎德邦杰莫利县(Chamoli)的公立学校将安装卫生巾自动售货机。

杰莫利县的地方长官斯瓦蒂·巴达乌里亚(Swati Bhadouriya)8月26日要求在女生人数最多的学校安装卫生巾自动售货机。她说:“男孩和女孩之间没有区别,只有当女孩得到救助,社会才能存续。这一信息需要传播到每个村庄,让人们意识到平衡性别比的重要性。我们应该列出县里女生最多的学校,并在这些学校安装卫生巾自动售货机,以鼓励女孩来上学。”

宝莱坞和板球队声援

2018年,印度电影《印度合伙人》(又名《护垫侠》)上映,在印度国内外掀起了关于月经话题的讨论。该片根据印度一位草根企业家的真实事迹改编,讲述了主人公冲破层层阻力,发明低成本的卫生巾生产机,为印度农村的经期卫生观念和女性生活带来变革的故事。在制作电影之外,宝莱坞也有许多明星在继续关注月经问题。

据《印度斯坦时报》8月30日报道,在今年新冠疫情期间,一个致力提高月经卫生意识、名为“人类为了人道”(Humans For Humanity)的非政府组织为保证宣传活动照常进行,在社交媒体上启动了“红布运动”,旨在打破月经禁忌。参与者只需要在手腕上系一块红布,拍照上传至社交媒体并加上该活动的话题标签,就可以参与其中,包括宝莱坞知名演员和歌手在内的许多用户纷纷支持这项活动,并在明星之间形成了连锁效应。

报道称,印度女演员库布拉·萨伊特(Kubra Sait)表示:“谈论月经健康是极其重要的。我非常感谢印度的电影制作人和制片人,他们把这一话题从印度带到了全世界。”萨伊特还强调了学校教育的重要性,她认为把月经相关讨论普及到每一所学校也至关重要,这样女生和都可以谈论这个问题。

另一位支持这项运动的女演员迪维娅·塞特·沙阿(Divya Seth Shah)认为,数个世纪以来的社会禁忌让月经变得不可言说。“是时候改变了。月经是我们长大成人的仪式,让我们真实地、有尊严地看待它。”

拉贾斯坦皇家队球员展示印有卫生巾品牌商标的球衣 拉贾斯坦皇家队社交媒体视频截图

在印度体育界同样有挑战月经禁忌的行动出现。今年8月,印度板球超级联赛的拉贾斯坦皇家队(Rajasthan Royals)与印度卫生巾品牌Niine签署了赞助协议,该品牌商标将出现在这一男子板球队的球衣上。拉贾斯坦皇家队发表声明称,板球是印度最受欢迎的运动,“这为探讨健康问题、推动社会改变提供了理想的平台”,并且能够“帮助教育男性”,以“增强相关意识”“促进理解”。Niine公司负责人也说,此次合作可以帮助“消除许多人对卫生巾和经期的尴尬情绪”。(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