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火出圈,看看这些华人姐姐们有多厉害

6363

(来源:中国侨网)最近,各种“姐姐”火出了圈。

她们无惧性别,无惧年龄,在各自的领域奋斗拼搏,成绩斐然。

她们独立、坚毅、有想法,她们的人生可以比想象的更精彩。

放眼世界,华人女性们也在“书写”各自的精彩,

她们在人生路上并非一帆风顺,却勇于迎难而上,在“风浪”中收获成功。

“哪怕只是因为你和他们长得不一样,都可以成为他们歧视你的理由。”

日前,华人女孩胡靓成为维也纳新奥地利党议会候选人。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她感叹歧视无所不在。

她从小就被父母接到奥地利,上初中时,父母把她送去奥地利最出名的贵族学府。

她自幼就是“学霸”,考学难不倒她,因为成绩优异,她还得到学校的奖学金。

可是,好成绩却不能让她万事顺遂。

同学们都是非富即贵,她作为不穿名牌的唯一一个中国人,成了很多同学冷嘲热讽的对象。

胡靓参加2020年秋季的维也纳新奥地利党议会选举的宣传视频截图。
胡靓参加2020年秋季的维也纳新奥地利党议会选举的宣传视频截图。

伤心的胡靓找照顾她的奥地利老人倾诉,老人告诉她:

“外面穿什么衣服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人的人品。”

可当她把这些话照搬给同学听,得到的回应却是:

“这个人说的是什么怪里怪气的话……”

偶然的机会,胡靓发现奥地利同学看到电影里的中国功夫都觉得很厉害,于是心生一计。

她看电视学了点功夫的造型,每当有同学嘲弄她,她就摆出一副会功夫的样子。

渐渐地,欺负她的人居然真的变少了。

在学业上,胡靓也从来不甘人后。

她参加演讲培训,不放过各种讲座、比赛的机会。

学校有一些在全奥地利选10个人参加青年欧盟议会活动的机会,她都积极争取并被选中。

这段中学经历成了她人生重要的转折期,高中毕业时,她就有了从政的想法。

多年后,胡靓正逐步实现着从政的梦想。她努力成为奥地利华裔社群的代表,把华人的诉求带到奥地利的国会、议会。

像这样与不公抗争从而走上参政之路的女性还有不少,美国纽约州众议员牛毓琳、美国国会众议员孟昭文、纽约市议员陈倩雯……

资料图:牛毓琳。(美国《世界日报》/郑怡嫣 摄)
资料图:牛毓琳。(美国《世界日报》/郑怡嫣 摄)

每一位女性的奋斗历程都遭遇过波折,但“风浪”过后她们都站在了成功的“彼岸”。

“从小父母就告诉我,作为亚裔美国人,还是个女孩,你永远不得不以两倍、三倍、四倍的努力,才能被认为同等的优秀。”

“要让他们知道,亚裔也会还嘴。”

“与歧视抗争的最佳方式,是让民众参与到对话中。”……

面对歧视她们的人,不再耿耿于怀,而是更积极地争取,她们活成了自己想要的、那些人羡慕的样子。

“那个地方冬天冷的时候,你会发现,街道、厂房里面外面,就包括人的眼睫毛上,全都挂上了霜。”

这是在俄罗斯的中国女孩陈佳代,冬天经常看到的景象。

她在俄罗斯一家中资公司,从事石油钻杆和涂层生产工作。

成为“石油人”并非易事,有时候工作内容对女孩子来讲并不“友好”。

比如,有时石油开采工具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工作人员就要去一线检查,那些地方往往自然条件比较恶劣。

有些油田地处冻土带的沼泽或其他地面交通工具到达不了的地方,需要等冬季地面全都上冻,车才开得过去。

陈佳代忆起她在高寒地区上班时,冬季每个早晨都要提前一两个小时去热车。

“一进去的时候就发现车里比车外还冷,就感觉到了一个冰窖一样。”

就算这样,她还是表示喜欢这样的工作,希望在工作上提升自己,用新一代石油人的坚持向上一代石油人致敬。

同样,新西兰福清商会秘书长黄珍也是靠着一身拼劲,闯出一番事业。

刚到人地生疏的新西兰时,因为是女性,她常被用人单位质疑不能吃苦,又因为语言不通,四处碰壁。

后来,她帮一家华人报社做广告销售,为多争取客户,跑遍奥克兰每个角落,一人完成了报社80%的广告额。

转行经营肉铺初期,客户大部分是外国人,当时她的英语不好,于是带着孩子当翻译,上门一起拜访客户。

逐渐地,她的生意越来越好,几家分店陆续开起来了。

发展个人事业的同时,黄珍深感与她一样的异乡人在新西兰打拼的不易,于是与老乡创立了同乡会,帮扶乡亲。

在事业里,她们有着不输男子的气度,更有着与气度匹配的能力。

“我觉得这名字有趣,里面‘尬’这个词很适合我,因为我这个人尬。”

十五六岁时,她带着自嘲和青春期迷茫,为自己取了艺名——奥卡菲娜(Awkwafina)。前半段拼写取自英语单词awkward,意思是“尴尬的、笨拙的”。

31岁的奥卡菲娜,没受过影视表演训练,参演过4部电影,只有一部担纲女主角。

但就凭这一部低成本高票房的中美合拍片《别告诉她》,她获得2020年金球奖电影类音乐/喜剧片最佳女主角,成为金球奖创立75年来首位亚裔影后。

资料图:奥卡菲娜
资料图:奥卡菲娜

她有一张典型的东方面孔,五官单独看称不上精致,但笑容恣肆张扬。

她起初的梦想,不是成为影视明星或喜剧演员,而是当一名说唱乐歌手。

她开始音乐生涯时,独自一人在美国各地演出,没人知道她是谁。

有时候,她甚至要面对被扔西红柿的情况。由此,她磨练出“坚硬的皮肤”。

她没有学习过表演。有一段时间,导演们心里总想:“没在任何电影里见过她,我为什么要用她?”

后来,奥卡菲娜踏上星途,但她对自己的少数族裔和女性身份有着强烈自觉。

历经如此种种,在接受访谈时,谈到自己新近主演的电视剧角色,她表示:

“她不必去追求任何不属于她自己的东西。我希望这部电视剧能激励青少年不要害怕做自己。”

她还是决心做自己,一如当年前方路途还不清晰时那样。

另一位华裔女演员刘玉玲则是凭借努力,打破好莱坞华裔面孔陈规。

最初她几乎无戏可演,当时的好莱坞,亚裔可以演的角色实在太少了。

当迎来正式角色时,同样多的戏份,她的片酬却只有当红女演员的十分之一。

她一步步坚持下来,终于声名大噪。

资料图:刘玉玲
资料图:刘玉玲

从《霹雳娇娃》《杀死比尔》到《致命女人》,刘玉玲凭借坚韧的精神、出色的演技一步步走上事业巅峰。

2019年,她成功实现“摘星”好莱坞。

在被别人看轻之时,她们没有看轻自己,充分展现命运赋予自己的那一份独特的美丽。

华人女性们还在各领域续写着属于她们各自的“传奇”,种种表现让我们惊叹于多样的女性之美,更惊叹于牵引这千百种美的同一种力量,那一股“破风”的勇气与坚韧的精神,触发了美好的多种可能。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