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叠加反恐 欧洲正面临“双线作战”的艰巨考验

4763

本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传出恐怖袭击的枪声,至少5人死亡,20多人受伤。这已是继法国巴黎和尼斯恐怖袭击后,半个多月来欧洲发生的第三起恐袭事件。英国反恐专家认为,接连发生的恐袭,可能加快欧洲各地极端主义活动的节奏。在欧洲新冠疫情加剧,再度成为疫情“震中”的同时,恐怖主义的阴霾又带来新的威胁。

11月2日晚,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市中心还有不少人流。再过几个小时,为遏制新冠情而实施全国性封锁即将生效,许多民众来到餐馆和酒吧享受最后的惬意时光。

晚8时左右,维也纳的主要犹太会堂城市会堂附近,一名手持自动武器的男子突然对街边酒吧和餐馆的人群进行无差别扫射。

目击者:

突然枪声就响起来,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突然之间,坐在旁边的人就开始逃跑。

目击者:

在我们这座建筑前,至少开了100枪。

袭击发生9分钟后,维也纳警方赶到现场,凶手对警方开火,至少一名警察中弹,凶手被当场击毙。

警方从他身上缴获一把自动步枪、一把手枪、一把砍刀和一件假的炸弹背心。并认为,凶手在发动袭击前做过专业准备。

奥地利内政部长 内哈默:

凶手是一名20岁的奥地利公民,同时具有北马其顿的双重国籍。他身穿炸弹背心,谢天谢地,是个假的炸弹背心。

警方封锁了袭击现场,并立即展开大规模突袭搜捕行动,逮捕了至少16名嫌疑人。警方怀疑,这些人“可能支持”了枪手犯案。

当晚,在维也纳市中心,总共有6个相隔不远的地点发生了袭击事件,作案方式都是向路人和街边餐馆酒吧里的客人随机开火,袭击事件总共造成包括凶手在内的至少5人死亡,20多人受伤。

中国驻奥地利使馆证实,遇难者中有一名奥籍华人,还有一名中国公民受轻伤。受伤的中国公民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目前情况稳定。

凶手的身份很快被确认。 库伊蒂姆·费祖莱(Kujtim Fejzulai),20岁,出生在维也纳南部的莫德林,父母是来自北马其顿的移民,费祖莱因此拥有双重国籍。

费祖莱的住所已被警方贴上了封条。警方在屋内搜查到大量弹药以及极端组织的宣传材料。

邻居对此感到震惊,因为印象中费祖莱是一个寻常且有礼貌的青年。

邻居:

他完全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回家时总会和我们打招呼。

袭击发生当天的早些时候,他还曾热心帮助过一位女士。

邻居:

星期一,在他犯案的同一天,他帮助一名女士把一些杂物袋搬上楼。

然而,在奥地利情报部门,费祖莱是挂了号的。

2018年9月,他曾试图经由土耳其前往叙利亚,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被土耳其政府作为“外籍战士”逮捕,2019年1月被驱逐回奥地利。

2019年4月,他被奥地利政府判处22个月的监禁,由于在狱中有远离极端组织的悔改表现,费祖莱获得减刑,在被关押8个月后得到假释。出狱后,他继续接受去极端化教育,遵守规定定期向当局报到,表现出各种融入社会的迹象。

维也纳恐袭发生后,奥地利内政部长内哈默表示,司法人员受到了费祖莱的愚弄与欺骗 。

11月4日,斯诺伐克警方表示,今年7月就曾收到情报,费祖莱曾尝试在斯洛伐克购买突击步枪的弹药,但由于没有斯洛伐克的持枪证被拒绝。斯诺伐克警方随即将这一信息分享给奥地利警方,但并未引起重视。

奥地利内政部长 内哈默:

双方进一步的沟通显然出现了问题。因此,我建议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以调查这些不该发生的事。

11月3日晚,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发布声明,宣称对袭击事件负责。值得注意的是,恐袭正值美国大选的关键时刻。而美国负责监控极端组织的赛德情报集团披露,“圣战分子”在发布的声明中提到,恐袭的目的是为了报复奥地利参与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这不由得使人联想起2001年美国大选年之后,基地组织发动的911袭击。

在极端组织声明附带的一张费祖莱展示武器的照片中,他的手上戴着写有宗教口号的戒指。

而对于费祖莱如何获取这些武器,许多人心存疑惑。

实际上,奥地利是欧洲枪支管控法规最宽松的国家之一,公民可以在持证条件下合法拥有手枪、连发霰弹枪、半自动武器等多种类型的枪支,根据“小武器问题调查”研究组织的数据,平均每100名奥地利人拥有的枪数量多达30支,全球排名第12位。

11月3日,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和总统范德贝伦前往一处枪击地点进行悼念。

在每一处案发地,都有民众带来蜡烛和鲜花。建筑物上留下的弹孔提醒着人们,无辜的生命在此长眠。

奥地利出动军方,协助保护维也纳的一些重要设施,以便警方和眼镜蛇特种部队能集中精力展开大规模反恐行动。奥地利政府呼吁维也纳民众尽可能留在家里,避免前往市中心区域,不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11月6日,奥地利内政部确认,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协助调查。

不止维也纳,紧张的气氛正在欧洲蔓延

11月3日,英国内政部宣布,将英国恐怖威胁等级从第三等级“高”上调至第二等级“严重”,这意味着当前时期恐怖袭击发生的可能性非常高。

英国内政大臣 帕特尔:

现在人们将在全国看到更多的警察,这是由于威胁不断上升。但公众不必感到惊慌,这是一种预防性措施。

军情五处处长麦卡勒姆(Ken McCallum)上个月曾表示,在过去近4年里,军情五处在全国各地挫败了27起“已处于后期阶段的恐袭阴谋”,其中多数是由宗教极端分子策划的。

△军情五处处长麦卡勒姆(Ken McCallum)

11月3日中午, 法国总统马克龙前往奥地利驻法国大使馆,他在吊唁簿上留言,表达对奥地利人民的支持。

法国总统 马克龙:

我们明白,昨晚维也纳和奥地利经历了什么。痛苦、恐惧……我想对受害者及其家人给予我们最大的支持。

10月29日,一名极端分子持刀在法国尼斯市的一座教堂里杀死3人,刺伤多人。

10月中旬,一名法国历史教师在巴黎的中学校园外被一名极端分子杀害并斩首。法国当局确认,两起事件都是信奉宗教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所犯下。

而发生在维也纳的枪击案,是半个多月来欧洲遭遇的第三起恐怖袭击,紧张的气氛在欧洲蔓延。

德国外长 马斯:

维也纳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我们在深感震惊的同时必须保持团结一致。

作为一个永久中立国家,奥地利近几十年来从未发生过如此严重的恐怖袭击,分析人士认为,恐怖分子之所以选择奥地利为袭击目标,首先可能因为这里是欧洲的地理中心,袭击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其次,这里军警力量较薄弱,且此前很少成为恐怖袭击目标,容易出现可乘之机。

奥地利总理 库尔茨:

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不是基督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冲突,也不是奥地利人与移民之间的冲突。不,这是信仰和平的人们与少数好战分子之间的斗争,是文明与野蛮之间的斗争,这场斗争我们将全力以赴。

奥地利总统 范德贝伦:

仇恨不会在我们的社会中扎根,恐怖分子希望带来猜疑和争斗,但我们不会被这种仇恨所感染。

“维也纳恐怖袭击中的3名英雄”

11月3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两名居住在奥地利的土耳其人进行了视频通话。

维也纳袭击发生时,土耳其穆斯林雷杰普和米凯尔,冒着生命危险将一名晕倒的妇女和一名受伤的警察从恐怖分子的枪口下救出,在实施救人的过程中雷杰普的腿部中弹。

△雷杰普

△米凯尔

土耳其外长 恰武什奥卢:

我们的两个兄弟,做了穆斯林和土耳其人必须做的事情。

同样奋不顾身地救人的还有23岁的巴勒斯坦穆斯林青年奥萨马。

奥地利《信使报》以“维也纳恐怖袭击中的3名英雄”为标题对他们进行了报道。

法新社称,随着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的据点被摧毁,近几年来欧洲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发生了变化。大批极端分子返回欧洲,一些欧洲青年不满社会现状,在极端主义的洗脑下思想发生了极端变化,这使得欧洲遭遇恐袭的风险在不断增加。

过去两周,欧洲新冠疫情反弹迅猛,多国重启全国性封锁或宵禁措施。而大洋彼岸的美国大选也一波三折。

在防疫、反恐、以及各种不确定因素叠加之下,欧洲正面临着“双线作战”的艰巨考验。

分析人士指出,在各国政府全力应对疫情的背景下,更需警惕恐怖主义趁机兴风作浪。(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