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看大阪,海角天涯 (原創)

527

        11月中,海外華文传媒協会(简称CIMA)在三亜开年会,国内外媒体同行焦聚海南三亜,撮影机、撮像机、手机拍下了很多会议镜头上传发布信息,其中也多有会议以外的采风图片,在椰子樹下、在海水浴場、在海角天涯……这些图片画面清晰物景逼真,想起自己十多年前去那里的情形,碧水蓝天,烟波浩淼,帆舟点点,椰林婆娑,奇石林立,如诗如画。让人全然忘记在唐宋两代,这里是流放犯人的地方。

        一千多年前,长安城人看三亜,那是个不寒而栗的地方,人烟稀少荒芜凄凉,”鸟飞尚需半年程”,谁也想不到,千年后的三亞,已変成了国人眼里最浪漫的地方。

        海角天涯,如今不过是个时空概念。在三亞人眼里,我们所移住的日本大阪,在心念上的遥远,何尝又不算是海角天涯?

大阪的初冬

        6年前,我们去西班牙开”第三届海外華文传媒国际峰会”,坐芬兰航空从大阪登机飞十几个小时,终于在芬兰下机但还要转机,又坐2个多小时,終于到达西班牙首都马徳里,排队等待办理出关手续,周围亜裔没有一人,那一刻,“海角天涯”的滋味一下子就冒上来了。站在机場大厅等待大会安排的接机,从大窗望出去,心想,海角天涯,说白了,就是空気中凝住的陌生感!但转而一想,这里曾是三毛留学生活过的地方啊,心中頓生旷然(曾经投注大量时间仔细阅读三毛的毎一本书毎一行字有的甚至读5遍10遍)。接机的华人一来,心态马上変了,好像回国到了江南(他是南方人),普通话里夹杂着吴侬軟语,一路说笑一路介紹马徳里;到了宾馆,因为全団都住在这里,觉得南欧风格,处处温馨处处雅。

海角天涯? 完全不着边。

接下来的会议、会议茶歇、采访他人并接受采访。(座席最右边的是当时的中国驻西班牙大使朱邦造)
曾在北大留学四年的西班牙小伙说他曾留学去过东京,但还是更喜欢北京。开完会,我们全团从马徳里移转巴塞罗那、塞利维亜、阿拉布罕宮……
一程又一程,马不停蹄直至走进中世紀……

可谓八千里路云和月。

然而,不再觉得这里”海角天涯”。

马德里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
在塞利维亜,我们团住在大会安排的宾馆,全部平房不大也不豪华,幽静优雅,舒服得让人觉得久违的塌实感(不是床铺是氛围和风格,视线所及处处告诉你,这里是南欧)

窗外是地中海,清晨,隔阑珊望远,海水蓝得透徹蓝得失真,海景,像是只为拍电影专用(在大阪的公司和家也都在海边但从没有过类似的激情和感动)

        午后参观,路过中世紀的石路小街,家家阳台都伸探着小叶小花,美得让人想永远不走开!途中,有一小小咖啡馆,看门口的展示图,里面有一种非进去不可的抗不住的诱惑!在店主院套院的后院,你要进去,便必经一小段好美好美的花廊,正犹豫是先拍照还是先进去喝点什么才算不失礼?

        店主人一下子从后院走过来,用英语说:”嗨!没关系!你们若是喜欢尽管拍(照)不必顾忌”。他年轻热情帅气高大,满面笑容一脸阳光,同行的团友要和他拍照,他欣然应允,我给她们拍了很多图片,因他不嫌煩,十几张咔咔拍下来(那时的手机没有现在的大像素所以拍照都用像机),这些图,媒体同仁看了说拍得好!至今存在U盘里,尘封多年,上月找资料偶尔发现,调出来在电脑上看大画面,嗨,意境并没过时呐。心里除了美滋滋,还下意识的感覚.近距离的海角天涯,也是一种文化。

六年前的年会代表団成员几乎全部来自欧美圏。剛到会那天,大家见了面彼此问,你从哪里来?哪个国家的?我说来自日本,西班牙的温州华人说,那么远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海角天涯!

        会后几天的日程都是旅游,导游是南京人,很温和很有耐心,在最后一天的大巴上,我们唱三毛作词的歌《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唱完歌他说,”我做导游二十多年,接待了大量国人,感覚你们这个団不一祥!”车上几人问他,怎么不一样?南京人说,来自五湖四海,但并不海角天涯,不摆谱不麻煩不迟到饭菜不挑拣,大家毎天倒像老朋友,好伺候。

伺候?

        我知道,西班牙的南京人想要说的是,近距离感,心念上的零海角零天涯!

这不是西班牙新干線的子弹车头而是水边的建筑物(顺便提一下西班牙的新干线车速虽比不上日本,但内部设计方面比日本新干线更有“颜值”,车内非常干净,在车内所有人走个对面都示友好。)
塞利维亚大教堂(仅次于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和意大利米兰大教堂,位居世界第三位的大教堂建于15世纪初在原伊斯兰教寺院的旧址上改建而成。)
(身后的团友除了北京官方来了一人其他均来自欧美)

海角天涯。

在三亞说日本、在马徳里说三亜、在加拿大说西班牙(我们那次年会参加最多的会員国)都是心念上的距离感、每个人都把自视点做为原点,理所当然。

 

圣家族大教堂

不要说地理上的距离,就算是自己,人生的旅途上毎一次出发,再回头,已是海角天涯;那种岁月的隔离也一次次詮释了生命的演绎。

 

塞利维亚
塞利维亚(等巴士)

西班牙的华人说,这里的老人坐车不要钱看病不要钱65岁以上住房不要钱。小孩从幼稚园一直到大学学费都不要钱。(哦?这不是共产主义的理想么!)

蹉跎也是隔离。

这就像是我们,現在的自己看剛来日本时的自己,还有,站在2016年尾、我们回头再看2016春的风物诗,亦有恍若前世的错觉。

海角天涯。三毛,曾为此付出刻骨铭心的代价。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为了宽阔的草原

还有还有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我们旅日的,虽然当初并非奔这几句歌词而来,但在漫长的日子里,不知不觉中,又何尝不是早己将脉搏和心跳,融入了“梦中的橄榄树”……

(稿源:本报远芳文学网)

http://www.gxwypx.com/yuanf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