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

图文/王菁野

1293

 

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在我们看来,是造物主至美的赠予。而在海南却有这样一群人,偏要在脸上纹上特定的青黑色图案。她们就是居住在五指山南麓保亭县的黎族纹面女。纹面纹身是她们在十一、二岁起就必须接受的酷刑般族规。这种对女性施虐性的规制一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才被政府明令禁止。郭沫若生前来海南时,曾专门为这种习俗赋诗一首:“花门梨面传闻有,今到保亭始见之。黎族积缁成习尚,妇容黥墨足惊奇。虽云古道存民俗,想是奴徽剩子遗。幸喜小姑逢解放,素颜不复类当时。”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黎族女性为什么要纹面纹身呢?

一种说法是祖先辨识接纳说,如果生时不在脸上身上纹上本家或本支系的特定标志,死后祖先会因子孙繁多无法辨识而拒绝接纳。倘若“祖宗不认其为子孙,则永为野鬼”(明代顾坤《海搓余录》)。这个说法可真够吓人的啦。

另一种说法是“成人礼”说,据宋代地理名著《岭外代答》记载:“海南黎女,以绣面为饰。盖黎女多美,昔尝为外人所窃,黎女有节者,涅面以砺俗,至今慕而效之。其绣面也,犹中州之笄也。女年及笄,置酒会亲旧。女伴自施针笔,为极细花卉飞蛾之形,绚之以遍地淡粟文,有皙白而绣纹翠青,花纹晓了,工致极佳者。惟其婢不绣。”

其实这一段记载除了“成人礼”,还包含另一更引人注目的信息,即纹面纹身是基于保护女性自身安全的考虑。

不过,关于黎族女性的纹身纹面还有更古老的神话传说。根据黎族口传长篇创世史诗《吞德剖》中的讲述,黎族先祖是天狗和婺女星结合降生于凡间的一对兄妹,天帝想让兄妹俩回到凡间结为夫妻,就命手下为妹妹绣面纹身,好让哥哥认不出来。这大概是关于黎族人近亲结婚禁忌的最早的叙事。

而在当地,流传更广的一则传说讲述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五指山发生了大洪水,只剩下一对兄妹。兄妹两人各自往岛的两边去寻找人烟,约定如果碰到异性,就赶紧结婚生孩子。可是一年过去了,一个人也没有找到。为了繁衍后代,妹妹一狠心,就找到山上的一些草,捻成粉,用荆棘的刺,一下下地刺在自己的脸上身上。他哥哥与她相见的时候,已经认不出她是谁了。为了繁衍后代,她隐瞒了与哥哥的血缘关系,跟哥哥结为夫妻,繁衍了后代。

除了口头传说,目前所知古籍中最早记载黎族纹面习俗的是《山海经》,《山海经·海内南经》有云:“伯虑国、离耳国、雕题国、北朐国,皆在郁水南。郁水出湘陵南海。”其中的“雕题国”据考证指的就是有纹面习俗的海南黎族先民部落,或者说至少黎族先民部落是其中的一个分支。雕,刻也;题,额也。“雕题”也即“黥面文身”之俗。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谪居海南期间,与黎族人过从甚密,留有“久安儋耳陋,日与雕题亲”的诗句。

黎族女子的纹面纹身大多以几何方形文作为主要图案 纹身时不仅图有定形、谱有法制,连施术年龄亦有所规定。各族按祖传之图案进行绣面纹身,绝不能乱来。倘若生时不能按祖制文面文身,死后也要用木炭画上祖传的图案后入殓,不然就无法埋入祖坟地。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无疑,对一个十多岁的黎族女孩来说,纹面纹身是一项十分令人恐惧的残酷刑罚,施术者一手持藤刺,一手握拍针棒,沿图案文路打刺。藤刺刺破皮肤,擦去血水,在创口处立即涂上染料。待创口愈合脱痂后,即现出永不脱落的青色花纹。有的为了纹饰清晰,要重复打刺二至三遍才能完成。可以想象,一个满身满脸伤口的小女孩要忍受多么大的痛苦。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如今,古老而独特的纹身习俗正在逐渐消失。与内地许多女性青年热衷纹身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海南黎族的青年女性对古老而神圣的纹身习俗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

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符策超说,在世的纹面纹身的妇女已经不多见了,她们中年纪最大的90多岁,最年轻的也约70岁,在她们身后,黎族妇女纹面纹身的历史也将随之消失。可以想象,随着最后一位纹面女的悄然离去,黎族纹面纹身这一拥有2000多年的被学者誉为“刻在人体上的敦煌壁画”必将定格为历史的永恒。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

海南黎寨,看中国最后纹面女绣在脸上的世事变迁(图文/王菁野)(说明:文中图片后三张为本文作者手机拍摄,其他均为网络图片,特此鸣谢。若有侵权,烦请告知)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