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年轻人不爱“老古董”,看传统工艺如何改头换面

4146

(来源:网易艺术)匠人是艺术呈现的传承者,艺术家是延伸匠人技艺的开创者。调查显示,当今青年匠人的学历以本科为主,其次为硕士和专科。他们在拥有知识和思考的能力后,也不满足于“替他人做嫁衣”的生产方式,开始尝试制造业转型升级,开始带着自己的作品走进美术馆和展览空间。与此同时,越来越多青年艺术家们也重拾传统工艺,以其为媒介去创作和表达作品。

当传统工艺美术走上了当代化之路,未来是否会产生一种新的艺术呈现形式?在两个行业界限逐渐模糊的状态下,对于如今新一代的艺术创作者而言,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以及他们匠人或者艺术家的身份呢?

如何以传统工艺美术为媒介来创作作品?

斯摩格是一位生活工作在江西景德镇的陶瓷艺术者,与老一辈烧瓷匠人不同,斯摩格是陶瓷专业科班出身。然而学校里对陶瓷设备,技能以及知识普及性的传授只是开始的那一步。斯摩格认为,制瓷需要的是技艺基本功,而创作陶瓷需要的是创作者的知识架构。以陶瓷为媒介,而他的灵感来源于成长以来的累积。他谈到“我感兴趣的金属、科幻、游戏、图腾等都是灵感,当基础审美形成后,我会以自己的标准衡量自己的作品”。

“陶瓷这种材料实在太特殊了!它是唯一包罗着金木水火土的材料”。与斯摩格一样钟爱陶瓷工艺的还有青年艺术家陈骁。陈骁本科在英国学习装饰艺术,接触过各种材料后,陶瓷原始的力量吸引了她。由此,她选择毕业后留在伦敦继续深造陶瓷与玻璃的硕士课程。在英国6年的学习与创作为她回国的陶瓷创作铺垫了非常开放的基础。陈骁表示,中国拥有着非常悠久的陶瓷文化,可参考学习的内容也是其他艺术形式媒介无法比拟的。

青年雕刻家杜海中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丽娟的学生。2011年大学毕业后,他开始系统地跟着黄丽娟老师学习寿山石雕刻。“我所用的寿山石是别人看不上的,却是极为珍贵的“文物”。寿山石色泽丰富,纹理细腻,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杜海中把艺术的专业知识,表现手法,古代陶器,青铜器,玉雕等周边艺术门类转换到寿山石雕上,再来结合石头的天然造型,自然状态。在读懂石头的材质语言的同时,用雕刻技艺来展现自己的作品和思想。

《曹衣出水》绿松石 禅不可说 只可略琢,杜海中

《索拉里斯》系列,斯摩格

关于工艺美术中“新”的表达形式

”我们操作泥土,泥土又给予我们意料之外的结果,像一场持久的实验“。在陈骁的艺术作品中,她将陶瓷材料去功能性的使用,再加上神秘的红,蓝,银,黑色等这些主动的釉色,伴随着视角而变化的形体,这完全打破了大众对陶瓷艺术的刻板印象,非常侵略性的挑战着观众的感知。

当陶瓷这门功能实用性艺术走进观赏性艺术时,石雕艺术这门观赏性艺术却开始探索尝试新的可能。雕刻家杜海中表示他会更加关注现代消费者的需求。创作茶器,香器,情景装置等器物,以突出人在情境中的主导思维,打造生活审美。

斯摩格认为,对于工艺美术作品的实用性和观赏性,就像一条线的两端,但都还是一条线。只是创作者和观看者心中的刻度不同而已。对于他而言,他更乐意取这条线的中间值。“在我心里,我的作品是平衡的”。

《逃窜》,伦敦,2016,陈骁

《禅境·装置》综合材料,杜海中

匠人?艺术家?手艺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

在当今对艺术身份层出不穷的的称呼和定位上,几位艺术从业者都表示出了不同程度的“佛系。斯摩格表示,不同称谓只是不同社会时代的标准认知,他更喜欢称自己为艺术者,是万千行业里的一种,并不特殊。杜海中则强调“无分别心”的本真,与其思考身份的转型,不如思考为何而创作、如何去创作。

匠人免不了要做很多重复的工作,艺术家则需要多释放灵感。在陈骁心中,这两个职业可以称之为一种“兼职”。在这两个行业边界越发模糊的今天,她认为现在很多创作者已经可以自由切换甚至同时进行了。

 

斯摩格作品合集

《祭红》,深圳,2018,陈骁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