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反警暴抗议:枪击、疫情、社会危机与青年力量联结

4011

像弗洛伊德事件一样的警察暴力事件每天都在尼日利亚上演着,这无关种族主义,但暴力程度却令人发指。尼日利亚反抢劫特别行动队(SARS)以其酷刑,法外处决,任意逮捕和非法勒索著称。尼日利亚人民对SARS的不满积蓄已久。10月3日在社交媒体上出现的SARS射杀一名青年的视频在尼日利亚境内掀起了一场抗议,这样的大规模全国性抗议可谓在尼日利亚近20年的历史中绝无仅有。

2020年10月26日,尼日利亚拉各斯抗议示威活动持续,一辆公交车被烧到只剩车架。

SARS暴行和警察暴力

“因为SARS的主要职责之一便是对付强盗土匪,他们可以轻易说他们所处决的人抢劫犯罪。而死人又无法为自己辩护。”——被访者L

尼日利亚SARS在1992年成立。它的任务主要是调查和逮捕武装抢劫犯,土匪,绑架者,和其他暴力犯罪者。近年间随着尼日利亚网络犯罪的盛行,调查和惩处网络罪犯也成为SARS的主要职责之一。SARS警察身着便装,以手段残暴闻名,多数民众对他们闻风丧胆。

尼日利亚有一类被称为“Yahoo Boys”的专门从事网络诈骗的人群。他们常见的作案方式包括网络交友诱使对方汇款、网络钓鱼获取银行账户等私人信息。他们还在取款机前佯装帮助弱势群体取款,偷换银行卡诈骗。一旦诈骗得逞,他们便能发家致富。Yahoo Boys喜欢炫耀,往往开豪车穿名牌。SARS便是惩治这些网络犯罪的机构。借此职权,SARS常常任意拦截穿着富贵,开豪车或者携带笔记本电脑的青年。他们随意拦截车辆,胁迫青年交出他们的财物,和光天化日下的抢劫无异。“SARS甚至会把你带到取款机前,逼迫你取出你所有的银行存款,否则就将你关进监狱。”L告诉我说。

被SARS逮捕的人则将面临更为可怕的噩梦,根据国际组织报道,在SARS监狱中的人无法见他们的家人或朋友,也无法寻求法律援助。监禁期间,SARS会通过各类酷刑和虐待迫使被逮捕者认罪,这些酷刑包括毒打,将被监禁者吊起来,拒绝提供食物,甚至对其腿部直接枪击。朋友L的弟弟曾因购买来路不明的手机被SARS逮捕,他被监禁在阿布贾SARS的监狱中。这个动物屠宰场改造而成的监狱是阿布贾最可怕的监狱,最终他的家人花费巨额资金将其保释出来。而更多无法偿付保释金的无辜生命死在SARS监禁之中。

尼日利亚大部分青年或者自己或者有身边的朋友受到过SARS的骚扰,民怨积蓄已久。此次SARS杀害青年的视频引发了社交媒体上的强烈反响,成为了抗议事件的导火索。然而SARS仅仅是尼日利亚警察暴力问题的冰山一角,根据国际组织报道,尼日利亚警察部队每年导致数百起法外处决或者人口失踪。从3月初到4月底,尼日利亚的警察法外处决就导致了18人死亡。

尼日利亚政府用暴力制裁反暴力抗议

如果牺牲我自己可以让尼日利亚变成更好的国家,我会义无反顾。人们不怕死,因抗议被枪击,被土匪杀死,被SARS折磨死,怎样都是死。——被访者C

在海外的尼日利亚人可以抗议,他们不会因为抗议被打死。抗议事件后,我第一次认真的想要离开我的国家。——被访者L

SARS枪杀青年的视频在网上传播开后,尼日利亚80后90后青年在社交媒体上自组织和平抗议,呼吁解散SARS,停止SARS暴力和法外处决。到10月8日抗议已经蔓延到全国各地。海外离散的尼日利亚人也在伦敦、巴黎、多伦多、纽约、印尼、芬兰等世界各地开始抗议。抗议得到诸如Rihanna、Cardi B及twitter总裁Jack Dorsey等各界名人的支持。

10月11日,尼日利亚政府宣布解散SARS。尼日利亚政府随后承诺将用新成立的“特殊武器和战略团队”(SWATS)取代SARS。但抗议者对此结果并不满意,认为这仅仅是改头换面。尼日利亚政府从2006年至2016年间曾四次声称改革SARS,但实际情况却完全未有转变,抗议者认为政府此次的承诺也并不会带来实际的改变。Twitter上#EndSWATS的标签被大量转发,抗议者同时进一步要求政府停止所有警署机构的暴力行为。10月19日,尼日利亚南部的Edo省流氓恶棍冲进监狱释放犯人,大部分犯人逃出监狱。10月20日清晨拉各斯有纵火者烧毁警察局。中午拉各斯政府便借此宣布了当天下午四点开始实施二十四小时宵禁,任何人不得外出。

2020年10月12日,尼日利亚拉各斯,民众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反对警察“特别反抢劫行动队”严重违法行为,要求对警察系统进行改革。

尼媒体和民众多怀疑亲政府政客雇佣了暴徒来搅乱原本和平的游行。抗议者始终强调和平抗议,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局面失控,政府便有足够的理由派遣警察和军队进行镇压和逮捕。而暴徒带刀和棍棒,焚烧车辆,抢劫商店,驱散抗议者,对警察和安保人员进行袭击,破坏个人和公共财产,甚至冲进监狱释放犯人,与抗议者的意图完全不符。尼日利亚选举期间,政客雇佣暴民制造混乱破坏选票箱等早已是民众习以为常的情况。此次更有目击者和视频证实有暴民带着棍棒从警车中走下来,开始制造混乱。也有暴徒口述自己收受了政客约相当于10元到30元人民币的钱来帮他们制造混乱。

拉各斯警察局被烧毁的情况下,拉各斯州长表示:“我震惊地看到和平的#EndSARS游行演变成威胁我们社会和谐的怪物。为了遏制罪犯在抗议活动的掩护下制造混乱,我宣布今天下午四点开始宵禁。”政府随后将宵禁延迟到当晚9点开始。但傍晚约7点拉各斯的Lekki Gate便发生了政府针对抗议者的枪击事件。

Lekki Gate是连接拉各斯大陆部分和周边岛屿的重要通道,阻塞这一交通要道给城市运转带来极大的影响。枪击事件前,抗议者已在此地安营扎寨抗议一周有余,这些天里一些车辆在收费站等到凌晨三点才得以通过。10月20日傍晚抗议者仍在拉各斯的Lekki Gate收费站和平抗议。约傍晚七点,有人来撤走了该区域的CCTV摄像头,随后所有路灯突然熄灭。此时抗议者摇晃国旗并高唱国歌共同祈祷,然而不久之后便响起了枪声,救护车受到警察阻拦无法进入该区域救人。根据国际组织报道,这次枪击事件导致至少12人死亡,多人受伤。

Lekki Gate屠杀事件引发全世界一片哗然。各国政客、非盟和联合国都谴责了尼日利亚政府的行为。但尼日利亚军队拒绝承认他们在事发现场,并在Twitter上指出相关的媒体报道是假新闻,视频“被用Photoshop处理过”。但当日的抗议者在Instagram Live上在线直播显示多人受伤,在线直播无法作假。10月20日拉各斯州政府也发言否认参与该事件。

10月22日布哈里总统针对抗议发表全国演讲,他在演讲中不仅对Lekki Gate枪击事件避而不谈,且发表带有威胁含义的发言:“我呼吁抗议者抵制被某些颠覆分子利用。这些颠覆分子意在制造混乱,破坏我们新生的民主。如果不这样做,你们的行为将损害国家安全并破坏法律秩序。在任何情况下,这都不能被容忍。”10月28日,尼日利亚军方代表承认军队事发在现场,他解释说由于多个警局被烧毁,警察被杀,拉各斯政府才部署了军队,但并没有开枪射击民众。拉各斯州长则称仅有两人死于枪击事件。政府的掩盖事件真相的做法引发了更多民众的不满。

Lekki Gate屠杀事件之前,已有多名抗议者被警察或安保人员杀害,各地的抗议者也遭遇尼日利亚警方投放的催泪弹、水枪等等的攻击。截止10月底,尼日利亚抗议期间发生的暴力事件已经导致73人死亡,其中有22人是警察。对政府警察机构暴力的和平抗议却换来了政府军方的进一步暴力,这简直是巨大的讽刺。

青年力量联结

从非政府组织到初创企业,社会各界力量广泛地加入到这次抗议活动之中。在男权盛行的尼日利亚,主要由青年女性组成的女权联盟NGO成为了抗议团体的核心之一,她们为抗议筹集资金接近40万美元。金融科技公司Flatterwave和多家科技创业公司也共同为EndSARS游行筹集资金。尼日利亚银行关闭了女权联盟的账户后,Flatterwave协助其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接收捐款。筹集的资金除了给抗议者提供食品,急救药品等物资援助,同时用来雇用私人安保人员和私人救护车以保障抗议者安全。资金同时支付在尼日利亚各地被捕抗议者的法庭起诉费用和各地警察暴力受害者的医疗费用。抗议者还建立了应急的求助热线,成立了自己的广播电台。社交媒体和科技创新为此次抗议带来了新鲜的力量,也帮助尼日利亚青年联结发声。在阶层分化严重的尼日利亚,抗议也打破阶级隔阂。抗议者不论身份来历团结在一起。尼日利亚Runtown、Falz等明星率先走上街头。从失业青年到明星,抗议者摇旗呐喊。街头有DJ带来音响设备,抗议者伴随音乐唱歌跳舞。

尼日利亚的南北分野一直影响着当地的身份政治。北部人口主要以穆斯林为主,支持执政党全体进步大会。尼日利亚南部以基督徒为主,多支持反对党人民民主党。不同宗教信仰和民族之间的嫌隙很深。但此次抗议却在一定程度上跨域地域身份隔阂,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广泛的影响。在首都阿布贾,临近穆斯林周五大礼拜的祈祷时间,基督徒抗议者主动清理道路,拦截过往车辆,协助穆斯林在街头祈祷。这样的场景在尼日利亚可谓极度罕见。

尽管如此,许多北部人们并不支持取缔SARS。SARS在尼北部的暴行往往更加隐秘,他们在实施虐待后会强迫受害人签订保密协议,透露自己遭遇暴行的受害人可能面临生命危险。因此SARS暴力在北部未引发像南部一样广泛的关注。尼日利亚北部地区不安全因素错综复杂。从恐怖组织,到农牧民战争,从肆意绑架到土匪抢劫,北部人民深处各种危险之中。而SARS的任务之一便是对付土匪。解散SARS可能导致土匪行动更加猖獗,因此部分北部青年支持改革而非取缔SARS。被访人L指出,“虽然我清楚SARS的暴行,但我不希望SARS被解散。他们撤职后谁来对付土匪呢?因为土匪死亡的人可比因SARS死亡的人多多了。”

SARS抗议逐渐展开的同时,北部各省继续遭遇的安全危机。10月12日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北部Borno州杀死14名农民。10月13日Katsina州土匪抢劫导致至少12人死亡。10月29日Zamafara州劫匪枪击居民导致21人死亡。正是由于北部民众日常面临这样的威胁,尼北部抗议主要针对博科圣地恐怖组织、绑架、土匪强盗等区域安全问题,与南部抗议的重点不同。北部各省抗议者用#EndBandits、#EndInsecurityNow作为口号。也有北部抗议者打出“强化SAWTS终止北部不安全势力”(Empower SWATS to end northern insecurity)的标语,要求政府将解散的SARS警察派遣到北部以打击当地犯罪势力。

随着政府同意取缔SARS,南部的一些抗议也逐渐转向对政府治理执政全面性的不满,甚至有抗议者喊出让现任总统布哈里下台的口号。SARS在一定程度上仅仅是事件的导火索,政府腐败和滥用职权、国家治理不善、通货膨胀、失业率飙升、基础设施不足、极端的不平等、区域不安全因素等等使得人们长期生活在危险和极端贫困之中,这才是抗议出现的根本原因。而这些问题在近些年间似乎愈演愈烈。

屡遭抗议 尼日利亚警察“特别反抢劫行动队”被解散

洗劫政府粮仓

“我的工作还好,但新冠之后,我的朋友和家人全部失业了,现在我要养活六个人。”——被访者L

“我们需要这些救济粮,这是我们的权利。我的邻居差点因为新冠疫情被饿死。”——抢劫粮仓者

截止10月底,尼日利亚共有新冠病例约62000例。自从三月初出现零号病例,尼日利亚各州便逐渐开始封锁。尼日利亚政府官员Chris指出尼日利亚无法承担像其他国家一样进行封锁的后果。尼日利亚有超过9000万人口处于每日生活标准1.9美元贫困线以下,超过全国人口的40%。新冠期间市场的关闭使得尼日利亚从事非正式行业工作的大部分人口失去收入。青年失业率超过25%。新冠病毒并未在尼日利亚大规模流行开来,但新冠封锁带来的失业和经济衰退却给百姓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人们称“饥饿病毒”比新冠病毒更为可怕。

物价上涨使得情况雪上加霜。尼日利亚政府在新冠疫情之下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九月开始尼日利亚政府削减政府对机动车用油的补贴,导致油价上涨,这是自今年六月起油价的第二次上涨,从六月份至今涨幅达到24.9%。政府电力监管委员会同时宣布将从9月1日起停止对电费的补贴,这将导致电费上涨一倍。由于受到工会压力,尼政府已经推迟新电费开始实施的日期。此外,多个州的基本粮食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了接近20%。物价上涨导致了原本面临失业和饥饿的民众生活更为困难。

Lekki Gate枪击事件后的第二天,拉各斯传统领袖的宫殿被民众洗劫,愤怒的青年拖着王座乱闯,抢劫财物,在宫殿游泳池里游泳。随后,拉各斯政府粮仓也遭到抢劫。阿布贾同时发生暴民抢劫政府粮仓事件。政府仓库中存有印着COVID-19和非卖品字样的大量囤积粮食。目击者指出民众从各地赶来,冲进政府粮仓,将大米,方便面,油等食物从仓库中扛走。而参与抢劫的远不止是抗议者,大多数是普通民众。阿布贾的安保人员也加入了抢劫队伍之中。

2020年10月22日,尼日利亚拉各斯市莱基区的购物区遭到洗劫,军队镇压了无视宵禁限制的和平抗议者,引发混乱,20多处重要的国家机构被纵火,多家银行和商店被毁,食品店遭抢劫。

随着消息的传播,尼日利亚各州居民都开始抢劫政府仓库,尼日利亚36个州中的12个发生了政府粮仓抢劫事件。Kogi、Taraba等州都在此过程中发生了踩踏事件,导致至少10人死亡。也有民众扛着50公斤的大米在拥挤中受伤。看似疯狂的抢劫中也不乏温馨的场面,一些抢得食物的人将食物分发给难以参与抢劫的乞丐,老年人和残疾人。

民众也在洗劫政客家里时发现了新冠救济粮,拉各斯一名政府官员在家中被抢后表示自己原本打算在两天后自己的生日发放救济粮。这些表明政府粮仓里的食物有可能是政府原本财政拨款为民众购置的救济粮,却被政府官员贪污或者囤积。许多民众认为这些救济粮原本就属于他们,他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尼日利亚从三月开始封锁,中央政府制定的粮食救济政策称将分发粮食和现金给360万户最贫困家庭,惠及约1500万人。如今,尼日利亚疫情早已缓和,公共场所基本都已经开放,街头也几乎无人戴口罩。而大部分民众都称从未收到政府的救济。政府不顾民众生命安危的贪污行为引发了人民极度的不满。

尼日利亚州长论坛否认了政府囤积贪污新冠救济粮的说法,发言人表示这样的说法完全错误并有误导民众之嫌。各州政府对粮食的囤积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例如拉各斯政府指出正是抗议导致这些救济粮无法及时发放。由尼日利亚商人和企业组成的反新冠联盟为政府捐赠了大量财物。他们则称采购数量过大造成了供不应求,生产滞缓,因此政府也才收到救济粮。也有政府官员表明囤积的粮食是为了迎接第二波疫情做的准备。大部分民众都对这样的说法表示怀疑。

对政府粮仓的抢劫似乎是民众对政府腐败和在疫情期间继续压榨民众的即愤怒又无力的反抗。但流氓强盗也参与到抢劫之中,社会失序逐渐严重。多地的抢劫都从政府粮仓扩展到周边商户或富人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犯罪行为。政府名正言顺地开始抓捕抢劫者。Calabar市政府命令安保机构挨家挨户搜查,并逮捕家中有抢劫物品的人。截止10月底,尼日利亚13个州中,已有71个政府仓库和248个私人商店被抢,1596人因抢劫或暴力被捕。

余波

10月24日尼日利亚警察监察长下令部署所有警察力量制止动乱。阿布贾街头驻扎了众多警察来遏制#EndSARS抗议活动。尼日利亚多个州宣布开始宵禁,宵禁期间出现在街上的普通民众都将被逮捕。尼日利亚各省的抗议游行也几乎全部停止。

如果从政府的回应来看抗议效果,政府给出的承诺表明抗议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功。早在抗议初期,政府便对与警察暴力相关的要求做出了妥协让步。除了解散SARS和改革警察机构,10月13日政府同意抗议者提出的五点要求,其中包括对警察暴力受害者及家属提供适当赔偿,对SARS警察进行调查和心理状况评估等等。联邦政府也下令禁止警察对民众任意审查,随意查阅民众手机等行为。位于抗议中心的拉各斯州州长为遭受警察暴行的受害者设立近五万美元资金,同时成立由8人组成的司法小组,负责调查该州警察暴力案件。

与此同时,政府意识到青年的重要性,联邦政府宣布成立约650万美元的青年基金,Imo州长也称将拨款用于青年赋能项目。SARS警察暴力仅仅是尼日利亚诸多社会问题和治理问题中的一个,SARS暴力的解决不一定会给尼日利亚社会带来很大变化,但更重要的是这次抗议让青年人认识到自己的力量。抗议所造成的巨大影响力和政府做出的妥协本身便是对青年的巨大鼓励。

然而抗议和暴乱也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原本衰退的经济遭到进一步的破坏,互联网力量的组织也引发了政府的警惕,政府可能对公共舆论进一步管控。众议院成员表示抗议造成的公共财产和基础设施损失接近26亿美元。巨大的经济负担和政府本已捉襟见肘的财政预算意味着这样的经济损失最终极可能要由人民承担。而伴随尼日利亚社交媒体上的各种反政府言论、谣言和假视频,尼军方宣布将从10月20日至12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始执行代号“微笑鳄鱼”的网络清查行动。该行动将重点识别跟踪和应对社交媒体上的负面宣传。

被访者Y对我说,尼日利亚人最以努力著称,只是政府治理失败和自私的领袖造成了人们的苦难,这也是为什么在海外的尼日利亚人往往能出人头地。如果社会提供足够的机会,尼日利亚青年一定可以做出一番事业。这次抗议活动彰显了尼日利亚的青年人的坚毅勇敢和社会责任感,而这仅仅是青年推动尼日利亚社会变革的开始。(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