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画家蒋文辉:追求艺术从中年开始

8433

文:胥一凝

图片提供:蒋文辉,艺触咨询

2019年10月15日,中国上海的画家蒋文辉的首场个人作品展——“中国式再起步:蒋文辉的藏地视觉志”在伦敦亚洲中心(Asia House)拉开帷幕。10月17日下午,一场与展览主题相呼应的主旨论坛——“当今中国语境下的业余画家” 在展厅现场成功举办。特邀论坛嘉宾——艺术家蒋文辉、利物浦约翰摩尔斯大学国际关系领域高级讲师柳昕博士、前任英国泰特美术馆“新艺术”赞助人委员会艺术品收购部主席、英国民俗艺术与稚拙绘画专家安德鲁·卡尔曼,共同就“业余·专业”、“体制内与外”等二元论话语展开讨论,并与现场观众分析了中国当今社会业余艺术家涌现的社会现象、原因与意义。

主旨论坛现场座无虚席,来自英国艺术与非艺术领域的中外嘉宾对该话题与现场嘉宾也展开了真诚的分享和交流,主旨论坛之后,现场举行嘉宾招待,当晚,近百位宾客来到展览现场,观看作品并与蒋文辉展开交流。

蒋文辉是我在伦敦一次画展上偶遇的一个人,遇见她之后的几天里,她的故事一直在我心里回旋。我写她,不仅仅是因为她一个人,更多的是她代表了中国当下社会中许许多多从职场转型的人,从高强度高节奏高回报的全职工作,转身一跃,跳到另一种生活日常里,不管是追求自己的爱好与理想,比如画画和艺术,还是回归平凡生活,比如种菜,开家庭旅馆,远离城市,回到田园。

他们,代表了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左右的一批人,跟随中国改革开放的热潮,奋勇努力拼搏多年之后,人近中年,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和物质收获,世俗定义的功名无关,生活的目标成了满足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愿望。这样的一批人,在当下的中国,许许多多,不乏前赴后继的追随者。

从外企高管到业余画家

她叫蒋文辉,英文名Wendy, 在上海的跨国企业工作了近20年,英文听说读写流利,实际上,在伦敦亚洲中心(Asia House)下午举行的画展论坛当中,她的英语听说和理解能力,让我印象深刻。

翻开她和先生的微信朋友圈,发现两人一直坚持通过听英语新闻学英语,每天打卡。语言是一块敲门砖,因此她能以一名非专业职业画家的身份,在伦敦举办了个人画作首展,我并不觉得意外。

蒋文辉, 1970年生于新疆,童年在色彩缤纷,载歌载舞的新疆民族人群中度过,性格热情,开朗,从小爱好画画,大新疆美丽的自然风光也给了她许多素材去绘画。爷爷是当地知名的雕花木匠,父亲亦保留着做木匠手艺活的爱好,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在他的家具小工坊里度过,看图书,看实物,做包括家具和各种木制品,乐此不疲。蒋文辉3岁开始拿画笔,看什么就画什么,读书以后,她的美术成绩是全校最优秀的。

成年之后的工作,和艺术无关,因为艺术“不能当饭吃”,大学她选择了中文系,毕业之后加入了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热潮,进入外企工作。忙碌喧嚣的生活,日复一日的工作,她的战场在职场,商场,完成一次次业绩冲刺,一次次职业升迁,并投入照顾好家庭和孩子。

关于人生和梦想的心思在中年之后苏醒,2014年的春节,蒋文辉无意中看到女儿王浥尘在画画,陶醉于创作的表情触动到了蒋文辉,于是她试着自己拿起画笔,开始创作,结果便一发不可收拾。这些年潜藏在心底的艺术梦想,对画画创作的渴望,一一被勾引了出来,在她自己一笔一画的描画中,被释放了出来。蒋文辉似乎发现了另一个真实的自己,和职场的成功无关,和高薪无关,和职位高低无关,在画画中,她可以坦然面对,无风无浪,安心创作,完全陶醉其中,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喧闹嘈杂。

她想开始另外一种生活。在2014年到2015年持续一年的试探中,蒋文辉一面维持着全职工作,一面装修自己的画室,同时加入各种美术院校的学习,2015年,决心辞去全职工作,专心画画。

“实际上,当住房安稳之后,一个人的吃穿是可以很简单的,开支不大。”她笑着说,在和家人商量并衡量了费用开支之后,她选择了重新开始,做一名业余画家。她不断的学习,先后加入了上海师范大学美术班,中央美院学习班,英国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大师成人班集训,5年多创作了500多幅绘画作品。她的人生翻开了另外一页。

“我每天在画室工作,到傍晚的时候,看看表,呀,该停下了,要回家给老公烧饭。”蒋文辉的这一段话引起了画展当天观众们全场哄堂大笑。全职上班的时候,家里是有保姆的,她根本不需要管家务事,现在角色转变了,她觉得应该多照顾家庭,从为老公烧饭开始。

蒋文辉也告诉我,在上海,她身边有许多这样的女性群体,选择了回归家庭生活,享受普通的日子。做饭是一件日常普通的事,但她们将做饭变成了一件很美的享受,从选材,烹饪,到餐桌摆盘,插花,一顿饭下来很费时间,但也让生活变得更悠长,细腻,美好。翻开蒋文辉微信朋友圈里,晒出来的和女性朋友聚会做饭的图片,中西合璧,色彩丰富,冷盘,热菜,烘焙,全都有,是宴会级水准。可以想象,在上海,这样一群女性如何的将心思放在了创造日常生活的美与乐之上。

蒋文辉是其中的一员,选择了做全职画家之后,她每天会花时间和家人一起,共度家庭时光。

从上海到西藏

“从红袍僧侣,到饱经风霜的长者,虔诚的教徒,蒋文辉给予了笔下人物最真诚的描述,这让外人不难感到蒋文辉的同情心和敏感性。”前任英国泰特美术馆“新艺术”赞助人委员会艺术品收购部主席,英国民俗与稚拙绘画专家安德鲁.卡尔曼这样评论蒋文辉在伦敦的首展作品,这场名为“中国式再起步,Wendy Jiang 藏地视觉日记”的画展,展出了蒋文辉西藏行40多幅作品。

在蒋文辉《藏地视觉日记》画册第一页,她这样描述自己第一次去西藏的经历:“2017年的10月,我第一次踏上了去拉萨的神游之路。飞机落地的那一刻,从每个呼吸开始,我,深切的感觉到了这片神奇土地的不同……”

在她去西藏之前,常常有朋友,包括她的先生不断的去西藏,他们回来之后都感慨“人生受到了洗礼”,无一例外的,蒋文辉也在那里重新感受到了阳光,单纯,和信仰的光芒。

“我去膜拜了雄伟的布达拉宫,感受了大昭寺的朝圣氛围,去高僧的寺庙色拉寺,观摩了热情激烈的辩经场面,去羊卓雍措感受无与伦比的美,去日喀则参观了萨迦寺,被扎寺伦布寺高高的经书墙深深震撼,去江孜村品尝藏地独有的美食,去卡若冰川挑战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峰……” 这些独特的经历都在她心里留下了烙印,许许多多的普通人让她印象深刻,阳光下的寺院,走路的僧人,街角的路人,慈祥的母亲,点黑头祈福的孩子……她决心把他们画出来,她画笔下的这些人物,色彩明亮,简单纯粹,有明亮而质朴的光芒。

蒋文辉说西藏的阳光,纯粹,简单,热情深深的打动着她。伦敦画展论坛结束之后,我和蒋文辉聊了10来分钟,我能近距离看到她眼神里有一种特别的光芒,大概是因为今天伦敦首展成功,许多到场的观众给予了她高度的赞扬和鼓励。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真诚,信念和光芒,这种闪亮的眼神,在一个中年人身上很少有。这种对生活对热情和信念,也许是她在职场步步高升的原因,也是她卸掉光环,从零开始的动力。

她说办这次画展自己也很忐忑,因为不是科班出身,专业画家,怕自己的作品被评论家们挑剔,所以也很谨慎的给此次展览定位为“非专业职业画家”以及“业余派”这样的身份,以躲开专业评论的打击。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正因为她这样非科班出身的背景,使她的作品里有一种特别蕴含的张力,因为没有承袭传统创作的一些规矩,也使作品少了些匠气,多了些活力和生气。

在当天画展和论坛对话交流过程中,蒋文辉的先生王凡一直站在后面,满眼含笑,注视着台上的太太,有谦和,有骄傲,作为旁人我能感觉到蒋文辉从家人身上获得了巨大的鼓励和支持,家人亦为她的成就感到无比的骄傲。

翻开《藏地视觉日记》的画册,扉页上是蒋文辉签名和留言,笔锋刚劲有力,上面写着:“请坚持梦想,dare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这种信念和精神也感染了到场的许多人,实际上当天伦敦首场画展下午的论坛交流非常的热烈,许多艺术爱好者,创作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对作品的看法,以及自己创作的故事,蒋文辉也真诚、坦然的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从她的作品,故事,和言谈中,能真切的感受到对生活的热爱,热情和信念,以生活和艺术的名义,相逢从来不会晚,我相信蒋文辉不是孤单的一个,许许多多像她一样的男性,女性,中年,青年,因为中国当下这个时代的开放和多元,而被给予了许多的机会,生活的另一扇门正在为他们打开。

附:

画展当天部分观众评论:

“我高中的时候也曾经学习过绘画。Wendy在那么多年后,愿意放弃职场生涯,再次拿起画笔,这让我觉得,不论在什么时候追求梦想都不会太晚。 ”—观众:,英国Goldsmiths大学 硕士毕业生

“我2007年去西藏的时候,阳光撒在僧侣袍上的那些令人出神的场景我现在还记得。而Wendy的作品突出了西藏让人着迷的部分,让我的回忆变得生动起来。我也能从中感受到Wendy对于西藏,对于艺术质朴和单纯的热爱。”—观众

“我在Youtube上看到Wendy的视频后特地过来看展览。这些取材于西藏风土人情的绘画让我回想起了自己2017年的西藏之旅。我也想对Wendy说,你之后的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观众,英国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前任讲师

(来源:英中时报)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