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故事记录时代 英国开始兴起“脱欧文学”

30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1月7日报道,英国脱离欧洲联盟的决定暴露了社会潜藏的断层,小说家针对现状也纷纷涌现灵感推出了越来越多以脱欧为素材的作品,从反映国家现状的创作到未来派的讽刺文学,应有尽有。

  据法新社报道,脱欧的影响力已透过著名作家如阿莉•史密斯(Ali Smith)、乔纳森•科伊(Jonathan Coe)和其他新作家带入书中,促使作家审视经常被忽略的部分国家与社会主题。

  这种小说体裁被英国《金融时报》形容为“脱欧文学”,涵盖植根于“亲欧派”不安心理的反乌托邦观点,以及探讨社会明显分歧的反思小说。

  一家小型独立出版社的创办人希思克告诉法新社:“我察觉到在过去几年,越来越多(看法)倾向相当黑暗的反乌托邦题材,或是相对年轻的怀旧题材。”

  从公务员转行成为作家的波德表示,脱欧迫使他撰写“有关统治阶级和被统治者间的无知与蔑视”。他说:“我认为这是个机会,能让小说真正在和新闻媒体截然不同的波段发声。”

  一些作家表示,他们想用叙述故事的方式来凸显2016年脱欧公投所揭露的分歧。作家卡特莱特(Anthony Cartwright)创作短篇小说《切割》(The Cut),描述了一位高雅的纪录片制作人和一名劳工短暂与坎坷的爱情故事。故事背景设定在西米德兰兹郡一处劳工阶层小区,两人都在努力理解对方和他们各自的世界。

  卡特莱特表示:“不管我们面对什么分歧,我们至少得要设法了解另一方的人是何想法。我担心的是,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小说所能做的是观察情势,并对国家情境有所反省。”

  其他记录这段动荡时期的作家则主张依靠写作发泄怒气。西尔维斯特(James Silvester)的作品《血,白与蓝》(Blood, White and Blue)推出时,宣称是第一本“后脱欧小说”。他表示:“脱欧给我带来巨大影响,而这本书堪称是对它的反响。”

  据报道,西尔维斯特的妻子是斯洛伐克人,在英国的救护机构服务,自2016年起她就面临种族歧视辱骂激增的情况。他想要通过作品“鼓励人们思考脱欧的现实,它会对人民带来什么,思考它已经造成和会持续造成的痛楚。”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