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吴冠中大师迷恋了一生的小山村,美得步步惊心(图文/王菁野)

f74000628e4710b2e13

f7700058b734ad5d014

几百年了,李家山就这样静静地藏在层峦叠嶂的大山深处。慕名而来的访者们沿着盘旋在绝壁上的羊肠小路,步步惊心地走进她住着的大山的褶皱里。此刻,一重重包围着这个古村的尘烟聚了又散,散了再聚,但她仍然留在原地,虽然风霜迭印,但依然面容明澈。我向她瞥去第一眼时,耳边传来不远处黄河河面上大风与波涛的清冽撞击声,还有,空气里混杂着高原黄土的沈香,记忆深刻得足以浸透到数年后的时光肌理中去。

 

在这个世界上,命运的安排似乎从未遗漏过什么。二十五年前,命运安排了画家吴冠中先生与李家山的邂逅,李家山的命运就此改写。

101d0001a747d766dfd6

f7b00054377293f9c24

很难说清楚,是吴冠中幸运地撞进了水墨画般的李家山,还是李家山幸运地走进了吴冠中的水墨画里,总之,天缘笃定,双方的合体没有丝毫的扭捏迟疑,顺溜得如同村口那片柳树的细枝一般。

就是那个深秋的午前,第一次踏足李家山的吴冠中惊呼他看到了一座立体的“汉墓”。显然,这个空灵幽雅,远观如展翅金凤般的小村落的旷世之美,着实惊着了我们的大画家。画家大概再也无法挪动他的脚步,他在此择窑而居,铺纸研墨,这个依七十度山坡而建的“明柱厦檐高圪台”的明清窑洞群,迅即幻化成吴大师笔下的绝美画卷,没多久就惊艳了这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之外的世界。

李家山一夜成名。

f7b000544299453f5d2

10230001ab6cf5dcc463

我到达李家山时,她正被深秋的暖阳笼罩在一片祥和的光晕里。其实,在此行之前,我的心已经撇开我的身体多次徘徊在这里了。思念太久的相逢,反倒没有了想象中的悸动。我看着这个从山底到山顶叠置十一层一气呵成的“立体村落”,用目光抚摸着那些年代久远的砖雕木刻,心里想象着,这些窑洞里曾经煅烧过多少情节或热烈或细腻的故事,最后,又被时光封锁住秘而不宣。

眼前的村巷里空空的,偶尔出来走动的,也只是形单影只的老人们,该走的都走了,该留的却未必能够留住。也许,这里曾经活生生的人和事,连离开故乡在外讨生活的李家山后人们都渐渐淡忘了,而留在榆树下访古的古稀老人们那像陈醋一般浓郁的乡音,很快就会被南腔北调的游人的喧哗所淹没,悄无声息的,一如绣花针落入尘土中。

f7400062a33057aec55

很快,我找到了吴冠中住过的窑洞,“吴冠中采风路居”就挂在门楹上,这几个字毫不含糊,正是出自大师的手笔。走进窑洞,是一铺连着炉灶的大炕,占据了窑洞三分之二的空间。窑洞里面干干净净的,但没有青砖铺地、黄土抹墙的味道,让我有点怅然若失。靠墙的桌子上还摆了电脑,想必网路是畅通的。问了问屋主人,一晚住宿加上早晚两餐才要六十元。当然,这是淡季的价格,等到春暖花开,游人纷至,想住在吴冠中住过的窑洞里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四年前,大师吴冠中已驾鹤西去,而李家山的这孔窑洞却念念不忘地留住了他。人心远比想象的柔软,岁月凿出的很多印记,回头一个一个数过去,都是些模糊结,完全错过了被打开的机会。但是吴冠中之于李家山定会永远清晰,如同那些刻在砖石上的花纹,是时光晕染不掉的。

f7a0002bb0bac9daed6

两个小时后,我已经把李家山的村头巷尾都走遍了,匆忙下山赶奔碛口看黄河放冰,李家山就这样被我生生地丢在了身后。几百年来,李家山为了保持她的原始风貌,定是数代人以血和墨才描画延续出了今天这般模样,而我们这些游客却只爱匆匆而过,走马观花,连多亲近她一点的耐心都没有,确实都太无情了。曾经属于李家山的一个一个的故事,讲的时候都还像花一样新鲜,读的时候却已经干瘪了。时间过得多么快,多少刻骨铭心变成了陈述时的三言两语呢?

101d0001acaab79fcd80

赶到碛口古渡时,看到了黄河河面上细碎的浮冰悠悠飘过的情景,一餐饭后,黄河河面竟然完全封冻。当地人围在河岸边,口中啧啧称奇,一位古稀老人指着封冻的河面说,在他的有生之年内,黄河只在这里转弯,从未在这里停驻过。短短两小时的逗留能遇到这样的奇景,是多么值得庆幸,可是,我就是不明白,我的心为何还是留在了李家山。

站在碛口的制高点黑龙庙前回望李家山,车马穿梭中,几里开外的李家山竟然不见了,那座大山像一个高大的脊背,把李家山严严实实地护在了她的心窝里,由此,李家山才有了那么多清幽绵长的日子。

此刻,我已经开始想念李家山了,她好似一个隐修者,在岁月的深处孑孑独行,是的,所有富有灵魂的东西最后都是要独行的,正如李家山。

分享給好友: